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128期 2011-05-01 圖片來源:廖祐瑲
賴芳玉,1967年生,東海大學法律學系畢業,現任律州聯合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專擅於家事與婚姻案件,長期為弱勢婦女權益奔走。同時也是內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委員、現代婦女基金會受暴婦女訴訟扶助委員會召集人。

一支普拿疼「遠離疼痛」的廣告,讓賴芳玉為弱勢婦女奔走的身影在許多人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廣告商一語雙關的巧思確實用得恰到好處,18年來,賴芳玉幫助了上千名弱勢婦女在家暴、離婚、監護權官司中捍衛自己,她的努力不只讓她們遠離疼痛,更把人生推向陽光。

然而做為一名「救援型律師」,賴芳玉的工作雖然有意義,卻也讓她的腳步邁得比其他律師更辛苦。除了孤苦無依的當事人多半無法負擔訴訟費,律師想當然爾的優渥收入卻與她無緣外,幾乎每個案子都在挑戰父權體系下習以為常的思考邏輯,更是考驗個人的企圖心跟意志力。

「就算現況是句點,都要相信自己能把它變成逗點,」賴芳玉說。就像10多年前,她幫一位受暴外籍配偶打官司,丈夫不但施暴,還不肯繼續擔任保證人,要求遣離妻子出境,與子女分隔兩地。

看不下去的賴芳玉不惜開公聽會、爭取外交部、境管局跟兒童局、家暴中心支持,甚至鍥而不捨地申請已經期滿被迫離境的女方再度來台,最後終於順利讓她取得居留權與監護權,在台灣帶著兒子展開新生活。

從求學時「我看妳當不成律師」「那我就當個律師給你看」的反骨,到今天「我看起來不像律師吧?這句話有正面意義」的幽默,賴芳玉身上始終沒變的,是那愛打抱不平的俠女個性。一如她記述心路歷程的新書,取名《我們依然相信》:相信什麼?相信初衷、相信理想,相信一個人的努力,也足以擦亮環境。

決定念法律時,妳就知道自己要當個什麼樣的律師嗎?

沒有。我必須說,我們的教育並沒有引導我們這樣思考。

國中時,我是個念放牛班的孩子,當時我發現只要考試成績好,老師、同學就會喜歡你,就算講不對的事,都變成對的。這讓我很納悶:老師的志業不是特別照顧功課不好的小孩嗎?為什麼變成栽培成績好的人,而且成為「業績」?這種偽善讓我非常厭惡。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