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王曉晴Cheers雜誌第116期 2011-08-17 圖片來源:ebc.net
李四端曾是國內身價最高的知名主播,但他選擇退下主播台,開始主持公視的《爸媽冏很大》,從新聞人變身成親子、兩性專家,少了幾分急迫與壓力,多了幾分感性,這轉變或許也反映出他近年的體會。

過去,他認為功成名就是個人價值的最好判斷。在職場上全力衝刺,進台視後,是晉升最快、也是當時三台最年輕的採訪組長,當上主播更成為收視保證。

但回首風光歲月,現在的李四端卻說,還是錯過了一些事,像小孩的成長過程,這算不算不負責任?當工作、家庭與人生目標衝突時,該怎麼辦?

上有高堂,下有妻小,還有自己後半段的人生目標,談起「責任感」這幾個字時,李四端感觸很深。


我第一次感受到「責任」這兩個字,是大學聯考落榜時。

我是獨子、么子,上面3個姊姊年紀都跟我差很多,最大姊姊差10歲,最小姊姊也差5歲,所以我從小很自我,不覺得該有什麼責任,但父母對我有很大期待,成為我的壓力來源。

我高中很愛玩,不愛念書,但從沒想過會落榜。最後竟沒考上,原本是天之驕子的我,在家中地位一落千丈,父親臉色很難看。本來我還覺得沒什麼,但從那天家中沒有人跟我講話,才發現讓人期待落空的代價很大。

重考那一年,我把這轉化成自我驅策的力量,讓我願意完成家人的期待。

如果你問我,什麼是不負責任?我認為,就是沒有把該有的水準表現出來。

其中,自我看重與要求是最基本的兩件事,責任感必須自然而然地存在於思考中,也就是在沒有監督的情形之下,還能表現出最好的一面。

證明價值的方法,不只有工作成就而已

過去的社會,習慣用工作績效來證明個人價值,努力工作才算是負責任,但現在人的價值有很多面向,社會也有更多元的標準,來評斷一個人的負責態度。

我剛進新聞圈時,正好面臨媒體開放。一開始在報社工作,雖然只有4個月,卻對我的記者生涯影響很大。那是最不計較利害關係的過程,工作就是純粹工作。

我每天寫4,000字以上稿子,最高還一天寫到7,000多字。採訪每則新聞都很有興趣,努力想不同的角度。儘管發稿不見得會登,但只要看到自己的名字在報紙上,就覺得很榮耀。

延伸閱讀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中高階經理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