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許瓊文Cheers雜誌第112期 2010-01-01 圖片來源:
「一個也不能少」不再是電影情節,而是台灣大學校園上至校長、下至職員都要想破頭解決的困境。許多私立大學已經積極發展策略,走出鮮明特色,而這又會如何影響下一波進入職場的人才教育?值得關注。

遠東科技大學通識中心主任詹添印準時走進樸德樓3樓343教室,這堂課是機械工程系的專業必修科目「工程材料」,班上幾乎9成坐滿,沒人姍姍來遲,不會有人邊吃早餐邊聊天,更不會有人無精打采的趴著;對比多數大學上課畫面,難能可貴。

除了每堂點名,兩、三週小考一次,更效法德國師徒制教學,詹添印關心學生生活,嚴格要求上課態度,甚至制止學生校園抽煙等生活規範他都管。相較於許多大學老師不敢要求學生,他相信,老師要有兩把刷子,即使再嚴厲,學生也願意跟。

當大學生的上課紀律不斷成為社會各界批判的焦點,詹添印認為老師要負最大的責任。

回歸教學,是最好的無形宣傳

詹添印至今與學生共同申請到數十張的專利證書,甚至在2009年連續獲得紐倫堡、日內瓦等兩大世界發明獎金牌,也是帶著學生一起做研發的成果。

目前就讀於台灣科技大學高分子工程研究所二年級的許峰財,曾被歸類在「不會念書」的小孩,遇到詹添印,因而改變他的命運。「前年獲得日內瓦國際發明獎金牌,我因此推甄到台科大,」許峰財說,即使進入國立大學,仍然懷念在私校,與老師打拼的革命情感。

「大家都說學生難教,其實是老師要負責任,教學太自我,規格太高、理想性太高,對於後段班的學生,數學基礎都不好了,如何學這些難懂的工程理論?」詹添印直言。

後段技職生多半基礎不夠扎實,自信心也不夠,總覺自己不如人,「學生需要的是舞台,有成績才會建立信心,」詹添印帶學生從實際做專題過程中,一點一滴累積信心。他對留在本校繼續念研究所的學生說:「在遠東這兩年,我不會讓你比念國立研究所的同學還差,」詹添印自信的鼓勵學生。

先從建立自信開始,才能引發學生的學習興趣,「學習不能急,慢慢來,偶爾讓他們繞點路,也不是壞事,失敗也是一種學習成長,」詹添印說。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