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鄭啟明Cheers雜誌第110期 2009-11-01 圖片來源:
一齣舞碼、一場舞蹈節要如何召喚大眾對生活社會議題的關注? 在火焰和怪手中重生的蔡瑞月舞蹈研究社,要把舞蹈的力量延續至水災後的台灣土地。

7月底、8月初,大家口中的「大蕭」老師蕭渥廷,正忙著著手籌備今年度的蔡瑞月舞蹈節。但一場突如其來的八八水災,打亂了許多人的既定行程,更打亂了許多人的人生:「此時此刻,如果蔡瑞月老師還在世,她會做什麼?」

這個問號,突然浮現在蕭渥廷心中。

「給綠色台灣的備忘錄——致念2009年八八水災」這樣的舞蹈節主軸,就像淚水般自然的被觸動出來。蕭渥廷說:「我想那是這塊島嶼的所有住民,都能感同身受的。」只是人們容易遺忘,情感多半短暫,像是煙火,一下子就沒了,明天又有新的新聞跟口水把傷痛淹沒。

此時此刻,面對重建的漫漫長路,該如何在大自然與人之間找到共生的平衡點?該如何採取行動,為過去無止盡的掏空止血?一連串的反思,正是蕭渥廷想在舞蹈節中處理的生命課題。

作為社會運動,舞蹈能量有多大?

用舞蹈承載社會文化關懷與省思,可以說是蕭渥廷從婆婆蔡瑞月手中承接下來,強調以舞蹈來自我實現、豐富台灣文化、貢獻社會的「路線」。如何在時代變遷中重新詮釋「蔡瑞月精神」,似乎也成為蕭渥廷的藝術課題。

蕭渥廷回憶起1994年蔡瑞月手創的蔡瑞月舞蹈社面臨市府拆除時,在颱風前夕的滂沱大雨中,把自己與3位舞者吊懸在空中24小時進行抗議。當時這齣《我家在天空》的戲碼,同時間結合了40多個包括行動藝術、裝置藝術、舞蹈藝術和劇場藝術等團體聯演,在那夜之後,「蔡瑞月舞蹈研究社——玫瑰古蹟」得以以文化地標的名義保存下來,也讓她發現了舞台之外,舞蹈藝術新的可能與能量。

從2002年起,她開始與勵馨基金會合作「雛菊踩街行動劇場」,又到各國中小學巡演《失色的紅草莓》,針對目前氾濫嚴重的毒品、中輟、家暴、網路援交、雛妓等問題,通過戲劇與舞蹈教化青春心靈。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