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劉軒Cheers雜誌第109期 2009-10-01 圖片來源:
上個月,劉軒介紹了有關音樂和聲音治療的基本概念;這個月,他以個人經驗為出發點,理性與感性兼具,描述對音樂治療的看法。

第一次給智障兒童做音樂課程,是在台灣的德蘭啟智中心。處在一個擠滿了學生和輔導人員的教室裡,孩子們亂跑亂叫,老師們忙地像牛仔。我不知所措地拿起一個手鼓,放在其中最吵的一個小男生面前。他很暴躁地用雙手狠狠地打了兩下,彷彿在大吼:「不——要!」我沒講話,模仿他重重地「啪!啪!」打了鼓兩下。他更氣了,用連環拳反覆痛揍那個鼓,好像意圖要把它打破似的。我靈機一變,輕輕地「咚」一聲輕輕敲了鼓面。他又用力「啪!啪!」兩聲,我又輕輕「咚!咚!」兩下回應。這次他笑了。我隨之先出擊,「啪」一聲,他回我「啪啪」兩下,我「啪啪啪」三聲,他「啪啪啪啪」四下。如此一來一往,直到兩人都瘋狂地打著那支鼓,孩子老師們都瞪大了眼睛。然後,我逐漸放慢速度,那孩子也自動跟著我一起,從「啪啪啪」到「咚咚咚」到輕聲的「噠噠噠」,最後停了下來。學生們都開始歡呼,那孩子也突然衝過來把我抱得好緊。這位中度智障兒平常幾乎無法與人溝通,但我們卻透過鼓聲,做了一個心對心的交談。

多年之後我也發現,不管準備得多麼充分,在舞廳DJ時最重要的,就是先閱讀場內的「溫度」。客人是否還處在生澀禮貌的狀態?或是都已經玩開了,在划拳擊掌了呢?我放的第一首曲子,必須準確地反映當時的氣氛,才能抓住群眾的心,一首一首帶領大家隨著音樂而達到情緒的昇華。我常形容DJ像是釣魚;魚餌要下對位置,才能讓它們上鉤。一旦上鉤了,也不能硬拉,而是在拉拉放放、強弱鬆緊之間,逐漸讓魚兒上岸。

與音樂融為一體,再慢慢「釣」起好心情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