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祝康偉Cheers雜誌第108期 2009-09-01 圖片來源:
過去一年,對已屆半百,向來被視為政壇「神祕客」的金溥聰而言,可謂生涯中最戲劇性的一段時光。 從總統大選輔選完,即宣布不入閣,隻身赴香港教書,期間亦遭逢母喪。半年後回台,再度跌破眾人眼鏡,變身壹傳媒大亨黎智英建立台灣電視版圖的新舵手。正當大家忙著揣測未來風向,4個月不到,他竟又出人意表地閃電請辭。 每次出手總令人驚奇,駐足處常留下一堆問號,不管眾說紛紜,此刻,金溥聰已瀟灑地飛越太平洋,帶著兩個小孩赴美參加夏令營,彎身當起超級奶爸。 金溥聰能在絢爛、平淡間切換如此迅速,究竟是謀定後動的老練深算,還是有不和光同塵的人生哲學? 8月中,《Cheers》雜誌越洋專訪人在美國的金溥聰,面對去年一連串生涯驟變,他的心路歷程有何轉折?聽聽金溥聰怎麼說。

說我常有驚人之舉,原因是我比較敢冒險,尤其,當我覺得工作不自在,沒有成就感,就會想要離開,不會被待遇或頭銜綁住。

例如,當初我辭掉政治大學的教職,很多人以為我是為了當馬市長的副手,事實上,是我覺得教書教了10年,已經沒有挑戰學術研究的力道了。另外,總統大選結束後,我宣布不入閣,其實當下並不知道下一步在哪,但心裡明白不這樣做,不會感到自在,更不可能擁有自己想過的生活。

放掉現有的,才看得到後面的機會

「人生最大的滋味,就在於不斷嘗試新的變化!」這是我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不過這有一個前提,就是中國人講的「捨得」,所謂「捨了才會得」,當你不放掉現有的,不可能知道後面還有機會。

所以,當我不走做官的路,以前一直想去香港看看的願望,在50多歲就出現了。

我在香港中文大學教書的半年間,租了沙田一個可以270度觀海的房間,每天沿著海岸跑步一、兩個小時,當少了時間的壓力,人沈靜下來,往往可以自在地看著過往。我進出政界好幾次,每次的切換都能坦然處之,原因在於我的原則如一,而且能降低物質的欲望,時時記得平淡的滋味,就是一種自在的淬煉。離開壹傳媒,也是基於同樣的原因。

我與黎智英之間,起初我以為他願意轉型,自己也有能力幫助他轉型,而他也以為我願意跟他配合,但我們倆共同犯的錯誤就是「我們都低估了彼此的意志力」!

錢可以再賺,幸福記憶卻無法重來

我必須承認,50歲以後,要像我一樣堅持原則,所付出的成本與代價會比以往更大,且靠另一半分擔風險的比例亦隨之增高。

一旦對老婆的依賴性增加,一家之主自尊的天平就會傾斜,家庭地位自然變得低落。所以,當我再度失業時,我自願當家庭煮夫,把小孩帶到美國,讓老婆能少點負擔,我想這也算是一種積極的作為(笑)。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