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李筑音Cheers雜誌第108期 2009-09-01 圖片來源:杜志剛
一襲黑衣黑褲現身,手中還拎了個黑布包,1976年次的鄭宗龍,是雲門舞集近兩年在國際舞壇備受矚目的新生代編舞家。

從雲門專業舞者轉為編舞家,短短數年,鄭宗龍的作品很快就獲得德國、香港、倫敦等國際舞團的肯定。

形容他的人生很「跳Tone」其實並不為過,加上他時而嚴肅、充滿哲理,時而帶點搞笑、無厘頭的說話方式,更讓人對鄭宗龍的經歷充滿好奇。

年少時無法適應穿制服、剃平頭,為了升學考試被迫學習的生活,他開始學會蹺課、逃家,甚至學壞吸毒、被警察逮捕,送到少年觀護所接受保護管束。

談起那段荒唐歲月,他忍不住搔頭說:「一想到就頭皮發麻,那段日子是生命打了我很大一個巴掌。」

接受保護管束期間,少年法院觀護人安排他們這群「徬徨少年」到植物人安養院、孤兒院當志工,此時鄭宗龍才真正覺悟到:「我身體健康、四肢健全,為什麼不學好?」

所幸國小、國中、高中念的都是舞蹈科,靠著深厚的舞蹈基礎,原本就讀台灣藝術大學夜間部的鄭宗龍,在一次演出中,被已故舞蹈家羅曼菲看中他的潛力,鼓勵他插大進入台北藝術大學,展開他日後成為專業舞者和編舞家的序曲。

叛逆歲月,激發創作靈感

當完兵在雲門跳了4年,參與過不少重要舞作的演出,然而當兵時的脊椎舊傷,令他不得不放棄幕前工作,轉入幕後的編舞。

年少叛逆、念大學時開貨車、擺地攤,加上大學時代就開始嘗試創作,比別人豐富的生活經驗正是他編舞創作的靈感來源。

只是,真正啟發他開始思考、閱讀,在作品中注入深度的人,卻是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

不當專業舞者後,鄭宗龍一度回家幫忙送貨,卻又不甘心一輩子如此,決定一個人搬到外頭住。林懷民知道他身上沒錢,無法生活,便找他當自己的專屬司機,省下搭計程車的錢,作為他的司機薪水。

他經常載林懷民到兩廳院看表演,車上就聽台北愛樂電台廣播,有時手中多一張票,林懷民就帶他進去一起看表演,他開始認識誰是馬勒、誰是海飛茲;上誠品書店,看《罪與罰》、《卡拉馬佐夫兄弟》。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