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Cheers雜誌第107期 2009-08-01 圖片來源:

洪世章(以下簡稱洪):創新可以為企業開創新局,也可能為企業帶來災難,可口可樂過去也曾有過失敗的創新口味案例,究竟台灣菸酒如何確認什麼是消費者喜歡的新口感?

徐安旋(以下簡稱徐):人對物品的需求可分為生理與心理。早期的台灣是農業社會,人對啤酒的需求來自生理性,認為啤酒可解渴退火,苦就是退火的象徵,所以苦味值高的台啤符合消費期待。

但現在年輕人喝酒,主要為滿足心理需求,現代人的工作,需要退火的人也比較少(現場大笑),再加上媒體傳播喝酒的歡樂氛圍,所以年輕人會偏愛苦味值較低的啤酒。

台啤的創新口感較清爽順口,是符合消費者期待和社會變遷的,事實上證明銷售亦有成長。

洪:日本朝日(Asahi)啤酒在1970年代就面臨困境,於是推出AsahiSUPERDRY,強調淡口感。其實台灣菸酒更早就該反應,卻等到外國啤酒進入台灣才意識到危機?

徐:這就是國營與民營的差異。台灣菸酒以前是公務、專賣機關,與講求獲利的民營企業不同,主要的管理來自人。可惜過去的人普遍存在得過且過心態,看到日本推出淡口味啤酒,雖然也跟進,做法卻是降低酒精濃度,風味一樣,沒有考慮消費者需求、市場趨勢、競爭者態勢等條件。

洪:追求改變是台灣菸酒的目標,究竟台灣菸酒的優勢是什麼?

徐:核心關鍵能力分為有型和無型,有型的包括硬體設備,無形是專業能力。台灣菸酒將近百年歷史,練就純熟的發酵技術,並將技術延伸到開發其他商品。例如熱門的紅麴餅乾一年營業額可達7億元。一片餅乾,看起來很簡單,卻需要很高的發酵技術,否則就會變苦。

因此,接下來台灣菸酒將繼續利用核心技術開發新產品,透過多角化經營提升產能。從底下數據可看到成果:台灣菸酒2005年的EPS(每股盈餘)是1.7,最近2、3年是2.2,今年稅後淨利成長35%。

洪:台灣菸酒大多著墨在啤酒事業上,是否這塊領域比較好操作?但它已經飽和,成長空間有限,反倒其他酒類才是台灣菸酒的機會?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