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蔡詩萍Cheers雜誌第106期 2009-07-01 圖片來源:

一句有趣的英文,頗能道盡領導者的無奈與擔當——“Firstruleofleadership:everythingisyourfault.”

很多領導者,常常怨嘆,領導不易啊,不能居功,也不能卸責,真難做啊!其實,「不居功」與「不卸責」,在領導學上,是一扇之兩面,一往外開,一往裡收,屬領導的技巧,亦是關係學的極高智慧。

《史記》作者司馬遷雖對西楚霸王項羽,流露極大同情,不過,論斷項羽的領袖缺失時,依舊不留情面點出,項羽能為戰士吸吮傷口,一掬感同身受的眼淚,但在關鍵時刻,不能賞罰分明,對名器的賞賜,又一副小氣巴拉的樣子,這就造成項羽身邊的人才,硬較劉邦差上一大截。在比人才、論策略的戰場上,一名領導者能不能撐得比對手久,他個人特質固然重要,可是,猶能展現他領袖特質的指標,無疑仍在他的「關係指數」有多高!

「關係指數」,是一組具綜效的觀察指標,既牽涉IQ高低,亦涉及EQ多寡。

晚清時,流行幕府文化,就是不少封疆大吏,為了讓自己的決策更周詳,都會延請一些賓客進自己府內當幕僚,參贊軍機、政務。幕府賓客文化,源遠流長,唐朝大詩人李白、杜甫都曾當過幕府人員。在沒有「隨身機要」的年代,進幕府、當賓客,有點類似機要人員。

當機要,再怎麼受重用,畢竟是「政要的影子」,有才華者,誰不想出人頭地呢?賓客棲身幕府,一有更好發展,例如科考中第、外派當官,自然出去獨當一面了,萬萬沒有續留幕府的道理。可是確實有不少人,終身不得意,寄身幕府,做幕僚,一輩子。在此情況下,幕府主人是否真賞識不得志的文人墨客,是否能集結一流人才為他所用,而不在乎他們是否曾被主流科場價值所肯定?便成為考察他領導力、伯樂鑑賞力的指標了。

確立自己的用人哲學,再果敢扛責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