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昱瑩Cheers雜誌第98期 2008-11-01 圖片來源:
學習對葉永銘來說,是一種體驗生活中大小樂趣的工具。「古物修復」這個很少人去觸碰的領域,成為他去義大利進修的選項之一。

工作室中,學員們正小心翼翼拿著筆刷去除畫框上的灰塵。接下來,拆除因蟲蛀而受損、必須重製的部份。等塗上去的清潔劑乾了之後,接著又用鋼絲絨輕輕的刷去污漬。

一步一步地,一個因為蟲蛀、血漬等髒污磨損的17世紀版畫畫框,慢慢浮現出原樣。

這就是古物修復師的工作,還原出古物的原始樣貌。在台北市大未來畫廊擔任藝術行政的葉永銘,2003年踏上義大利佛羅倫斯後,花了2年時間學習古物修復,最後通過考試、拿到修復士執照。

曾到佛羅倫斯旅遊,加上那裡又是文藝復興的發源地,葉永銘興起到佛羅倫斯長住的念頭。因為領有學生簽證才能久待,所以他乾脆學一個自己有興趣的課程。「從以前我就喜歡手工藝、修理東西,而且可以接觸幾百年以前的文物很好玩。」

很多人以為古物修復是藝術創作,「其實它的創造力表現在問題解決上,因為沒有一模一樣的損害。」修復過程因此成為一種吸引人的挑戰。

首要克服語文困難

在學習上,第1年的課程先做木工、金箔、雕刻3類的模擬製品,因為在修復過程中,小部份需要重做新的來修補。第2年就要自己完成一個修復工程,從評估損害、擬定修復計劃、拍照,到最後的修復完成。

授課語言是義大利文,但課程以「實作」為主,聽不太懂義大利文尚能照著老師的動作跟著做,不過碰到理論課程時,「根本完全聽不懂!」葉永銘的義大利文程度只夠日常會話,為了補強知識,他只能上圖書館找英文書輔助,並和同學合組讀書會分享心得。

值得提醒的是,古物修復常要接觸化學藥品,如果選的是「木質」修復課,更常常需要扛木頭、處在粉塵當中。若只看到課程特別就貿然去上,只怕遊學的熱切心情會被澆息。

學習本身才是目的

一趟佛羅倫斯修復學習之旅,讓葉永銘對於義大利更加讚賞。「他們的文物多到可以讓學生練習,而且對文物的重視和台灣非常不同。」

原來只是「興趣」的一個學習計劃,回到台灣卻開啟他新的職業大門,無形中增加另一項就業機會。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