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張詩芸Cheers雜誌第97期 2008-10-01 圖片來源:
在觀眾掌聲和口碑中,《海角七號》熱熱鬧鬧創下破億票房。台灣觀眾和國片又重新談起戀愛了嗎?

在台灣電影圈深耕多年,身兼輔仁大學影像傳播系講師、曾任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副祕書長等職的李亞梅,此次擔任《海角七號》的策劃,更清楚地看到了這股風潮後的各方熱情。

這一波波國片,何以終於再次打動觀眾的心?

其實從去年《刺青》、《練習曲》、《最遙遠的距離》等片開始,成績就已經不錯了。《刺青》最直接吸引觀眾之處,在於創意性地採用明星卡司,像楊丞琳是可愛教主,卻演跳豔舞的視訊女郎。很多國片導演不太用明星卡司,喜歡用生活化的演員,但這對觀眾或媒體而言沒有吸引力。《練習曲》的男主角東明相是新人,《海角七號》的范逸臣也沈寂了一陣子,這兩部片後來的發燒有個共通點:它拍出一種味道,也就是一種能打動台灣人的「台灣性」。

《練習曲》有全台灣的美景、結合單車環島的風潮,以及那句感性的「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海角七號》通俗易懂,有很多可以傳頌的音樂,在地人的情感,以及愛情、夢想等普世的價值。再加上台灣人的生活角度,你看茂伯罵「幹」,一點也不覺得髒,反而覺得好好笑,因為生活裡大家就是那樣講話的!

這批五年級後段班或六年級的導演,有什麼不一樣的手法?

為什麼侯孝賢、林正盛導演他們看完《海角七號》這些新導演的片子很興奮?因為他們的確有感到世代的差異。早期台灣新電影講出我們那一代的父母、我們自己成長的故事,所以形成一個風潮;可是當後面的人起來copy時,感人的東西就不見了。現在這批新導演,一方面沒有上個年代導演的歷史情懷,一方面他們在最艱辛的市場裡還繼續拍電影。他們知道,要用自己的方法拍電影。

什麼方法?第一,影像。我初次看《海角七號》劇本時,腦中會不由自主同時浮現畫面。有一段在吵恆春沒有在地樂團,小魏就insert一個畫面:一群老人坐在樹下拉二胡,我馬上狂笑,這就是小魏的幽默感。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