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97期 2008-10-01 圖片來源:鍾士為
本來採訪郎祖筠的主題,是她對戲劇一路走來的熱情,沒想到發出邀約隔天,她就宣布演完最後一檔《梁山伯與祝英台》後,將結束成立8年的春禾劇團。於是湊巧地,選在一個最痛的時刻,她談起她的最愛。

剛好他在拍一部35釐米的電影,因為公司忙,他身體又不好,我就變成那片子的製片兼場記兼打雜兼小妹兼會計,什麼都兼。那時拍得很辛苦,有時拍到半夜兩點收工,清晨5點又要出去,回家洗個澡在浴缸睡著被冷醒,起來再瞇一下就出門,在路邊戴隱形眼鏡。

這樣的日子我都沒事,等到東西拍完,他們要剪接,中間一段時間沒我的事,回到辦公室,睡啊!每天早上9點多進公司,打完招呼,接幾個電話就開始趴在桌上睡,完全不省人事。陳叔叔好笑的說:「這傢伙,叫她出去跑跟鐵人一樣,一進辦公室就變成廢人。」我就是這樣,我是一直要活動的人。

進了演藝圈,你說規畫行程,我還真沒有。我把每一齣戲當成階梯,它讓我上去,但我不知道會到哪裡。

好比2002年演《梁祝》時,我才真正學到聲音可以被訓練,之後更豐富地去玩我的聲音。接下來我開始想:還有什麼好玩的呢?

綠光劇團找我演《女人要愛不要懂》,它從輕歌劇《風流寡婦》改編,最高要唱到高音La,我偷偷去找聲樂老師車炎江,又學到不同的唱歌方式中,咬字要注意什麼。

冥冥之中,自然會有些挑戰向你靠近,開始當然是因為「它好好玩,我沒試過」,但每個階段我會告訴我自己:我接了以後,一定要完成。我不敢說做到「非常好」,但在我有限的能力中,我要做到「很好」。

永遠都想知道:我還能怎樣?

以前我很不會哭。因為從小個性很強,演到哭戲我就瘋掉了。有情緒,不下眼淚,每次都要搞很久。

我訓練自己,無所不用其極讓自己掉眼淚,終於有一天演戲時,像是「啪!」一下打到我,原來鑰匙在這裡!可以這樣讓自己掉眼淚。

現在,我只要沒事,就把國劇用的高蹺拿出來穿,走來走去,也沒有為什麼,就是挑戰自己,就是練習。

早年我當藝人還不夠紅的時候,也有過同一齣戲,大家一起拍照,我被擠到旁邊,甚至拍了兩張後,人家跟你說「我不要妳,我只要拍他」,是這麼直接。

那時候眼淚都在眼眶裡打轉,怎麼會這樣?但久而久之,我還滿看得開的,因為我不喜歡為難我自己。再遇到這樣的事,我就跟我自己評比,今年有沒有比去年好?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