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94期 2008-07-01 圖片來源:
有人叫他「才子」、「金童」,但也有人稱他一定要超越不可能的固執,根本就像個「瘋子」。 34歲當上國家交響樂團(NSO)指揮兼音樂總監,簡文彬寫下「最年輕」的紀錄,原來只是個信號彈,因為6年任期中,他引爆的破格與創新,一年比一年更強悍。 除了以跨界思維推出「發現系列」定期音樂會,系統性地介紹西方交響樂經典外,2006年他率領NSO演出全本華格納(Wagner)歌劇《尼貝龍指環》(Der Ring des Nibelungen),挑戰這部長達4夜、15小時,編制空前的鉅作。在讚賞與批判的聲浪交錯中,簡文彬不僅成功完成《尼貝龍指環》在華人地區首演,更讓NSO登上德國音樂指標雜誌《管絃樂團》(Das Orchester)的封面。 台上的簡文彬演繹樂曲揮灑自如,配合他的「型男」外表極具個人魅力,但有趣的是,台下的簡文彬卻絲毫沒有專業堆砌出的距離感,他講話直率、頑皮,甚至帶點草根性,採訪他很像在「開槓」(台語)。 去年簡文彬卸下NSO的職務成為自由之身,10月,他度過40歲生日;12月,他實現心中一直以來的願望:在一隻耳朵上穿耳洞。這個才氣縱橫,骨子裡卻充滿叛逆因子的傑出指揮家,是如何看待他的生涯?

當指揮,我的感覺是:不後悔啦!做自己喜歡做的事,還滿好的。

但是你不要問我說:「那你下輩子會不會還想做指揮?」(大笑)我覺得這個誰都講不定。因為就像剛開始我走鋼琴這條路,後來為什麼會跳上指揮?並沒有一個日期:「幾年幾月幾日,我從今天開始指揮」,都是慢慢、漸漸的,我發現自己的興趣,再轉到另一個地方。東轉西轉,轉到現在做指揮,我覺得還滿愉快的,因為這是我喜歡做的事,(頓了一下,再補充)之一。

小時候學音樂,我是先從山葉音樂班開始。它的訓練很完整,不只學鋼琴,也教樂理與創作。我也從那時候開始作曲,成績還不差。只是後來我發現,我明明是彈鋼琴的,最不會寫的卻是鋼琴曲,我開始知道自己可能會碰到瓶頸。人生中第一本指揮總譜

國中時我碰到魏樂富老師,有一次,我們彈布拉姆斯(JohannesBrahms)的曲子,他說:「你沒有層次。」我說,我有努力做大小聲啊,他說不是,這跟音色有關。就像中國的山水畫,畫在一張紙上,但你可以看出這是遠方的小船或旁邊的樹。他發現我聽得似懂非懂,又說:這就像樂團一樣,音樂可以用一種樂器演奏,也可以用好多樂器演奏,你去買一本指揮用的總譜看看。

下課後,我就去買了一本總譜《合唱交響曲--快樂頌》。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本總譜,也是我第一次去思考「樂團」甚至「指揮」這兩個字。

念藝專時,同學告訴我,陳秋盛老師在教指揮,你有興趣,要不要問問看?我真的問了。上他課以後,就很確定要走指揮這條路了。我比較「好逸惡勞」(大笑),彈鋼琴,自己要在那邊練啊,你看指揮,只要這樣……(手在空中比劃,大笑)。

(正色繼續)從交響樂團出來的聲音,對我的滿足感比較大。一開始當然覺得很帥,很享受這種感覺,沒有這種夢想,你也不會變成指揮。因為在意志力上,指揮一個人要跟將近100個人抗衡,沒有這種侵略性、想要統御的偏向是不可能的。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