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吳凱琳Cheers雜誌第92期 2008-05-01 圖片來源:
清華大學動力機械工程學系、台大商學研究所畢業,沒有出過國,卻因優異的表現, 30歲不到便轉調至紐約分行工作,成為第2位被選為國際員工(international staff)的台籍幹部。 隨後擔任高盛證券香港分公司執行董事、瑞士聯合銀行(UBS)董事總經理。2006年轉戰中華開發工業銀行。 大學4年理工學科的訓練,以及多次參加辯論比賽的洗禮,有邏輯的思考及條理分明的表達, 是曹為實給人的第一印象。這次他特地分享他個人的決策經驗。

1.想清楚最壞的狀況

就好比你在做投資決策時,必須設下停損點,任何決策都必須事先想到最壞的情況(worstscenario)是什麼?這樣的結果會產生什麼影響?你是否有足夠資源應付這樣的結果?

最大損失絕不能超過最大獲利的50%,這是我決策時一貫的原則。一旦你有把握達到這樣的目標,就大膽地下決策。

印象最深刻的是在花旗銀行紐約分行工作時,正好遇上墨西哥政府宣布披索兌美元匯率改採浮動機制。

當時花旗在披索交易業務的市佔率大約在25~30%之間,公司最重要的戰略目標是將市佔率拉高到50%以上,取得市場領導地位。因此,我們必須搶得先機,領先其他金融機構提出披索兌美元的匯率報價。

我們開始模擬各種不同的情況,如果採取完全浮動政策,披索會貶值多少?最壞情況發生的機會是多少?公司會損失多少?最後的結果也確實達到我們預訂的目標。不僅是第1家提出報價的金融機構,我們預估的匯率也相當接近市場的實際交易價格。2.決策不是一個人的事情

我都會找來不同部門的主管一起討論,每個人獲得的資訊都有限、知識背景不同、所處的立場也不同,彼此之間可以有很好的互補,幫助我提高決策品質。

當然,員工常會跟我說,這件事非常急,現在非做決定不可。但我絕對不會因此打破原則。在我看來,沒有真正急到不行的決策,若真有必要,我寧可延後決定的時間點,因為我不可能在1分鐘內,不經過任何討論就斷然對某件重大事情做出決策。3.別吃下包著毒藥的糖果

很多時候,領導人眼中認為的一筆好交易,有可能是包著毒藥的糖果。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