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王文華Cheers雜誌第85期 2007-10-01 圖片來源:王竹君
9月初,我和創業夥伴張明正去了內蒙古。希望在沙漠中,學習創業的道理。

穿著傳統蒙族服裝的女子唱著歌,端著圓盤,盤中放著五六碗白酒,走到每個客人面前。客人要站起來,從盤中拿一碗酒,用手指沾一下,朝天、朝地、朝女子、朝自己額頭各灑幾滴,然後一飲而盡。若不喝光或是把碗放到桌上,是對主人的大不敬。

烤全羊,是蒙古文化的粗。但四邊灑酒的儀式,卻又極為細緻。

我們需要職場上的粗漢子

那個晚上,我一直在想「粗」和「細」的差別。

我從小喜歡文學,多愁善感,是細的人。在美國做事時,發現美國人在徹底分工和專業精神的指導下,做起事來也極為細膩。後來到日本工作,他們的機車更不用說。

回台灣做事那5年,雖然認識很多阿莎力的朋友,但商場整體來說,是精明現實、錙銖必較的。特別在大公司,很多職員(包括我自己),思考事情的出發點是如何保護自己的屁股(cover my ass)、親老闆的屁股,而不是當成吉思汗、開疆闢土。

所以蒙古人的「粗」,令我耳目一新。台灣媒體發達,各種進步的職場觀念都迅速傳播。這當然是好事。

但沒想到的壞處是:因為我們知道了所有成功的撇步,熟悉了一切的心機和招數,大家都變得太聰明、太得體、太細緻、太圓滑了。

我們善於行禮如儀,少了真情流露。每個人都會做司儀,很少人會當主席。人與人之間很多「交易」,很少「關係」。能給對方的只有佣金,沒有大餅。

我平日也善於保護屁股,但沙漠上的吉普車,把我的屁股震碎了。回來後每一次坐下,我都會想起沙漠中的朋友。他們提醒我大塊吃肉、大口喝酒、大方待人、大氣做事。同時,也別忘了那一箱水,和那輛機車。

(作家王文華:現為「若水」創辦人,News98《世界一把抓》、《愛你22小時》節目主持人。「若水」網址:http://www.flow.org.tw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