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85期 2007-10-01 圖片來源:曾千倚
與安郁茜對話是種雙重的樂趣:她的美麗連女人都忍不住看得目不轉睛,但優雅笑容下總是蹦出勁爆的答案,完全透出她有稜有角、不落俗套的個性。

父母親害怕小孩不能在世界上生存,所以強力洗腦,我可以體諒他們的心情,當時沒有太大的困擾,但心裡總是記著自己喜歡畫畫,喜歡寫東西。

一度想重念中文系

心理壓抑的這部份跑出來攻擊我,是回來在建築系兼課之後。不像在事務所壓力那麼大,我開始有時間躺在地板上看書。我想我這麼大,不需要再跟家人交代了,一度想重念中文系。

有一次跟台大中文系林文月老師通電話,她是個很有禮貌的人,不會直接說「妳瘋了」。但她講了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一個行業需要很長時間的專注,才能「食髓知味」。可是在食髓知味之前,等著你的都是困難。我當時在這一行已經10幾年,轉到另外一行,同樣需要這段時間,但人生卻是有限的。

同時她說,很多喜歡寫文章的人,並不是文學院出身,不過一直維持了很高的熱誠。如今,我只是得到人生的自主權後,想拿出過去被隱藏的部份。但假如那是我的嗜好,我只要能一直維持著first priority(第一順位)就可以了(編按:安郁茜在寫作與發表評論上都非常活躍)。

這是我一度疑惑過的時刻,再過來的轉折就是教書。

台灣建築師的環境、地位跟酬勞都沒有國外好,更需要有一群很清楚自己為什麼要做這件事的人,靠這群人解決這裡的問題,而非移植國外的系統。要了解自己是誰,不卑不亢。我很希望能在教育中傳達這部份。

教書啟發我很多事。學生只不過是年紀比我們小、經驗比我們少的人,他們不見得不精采,所以我反而從學生身上學到很多真理。這部份的魅力是讓我一直留在學校的重要原因。

想想人生第一個巴掌怎麼挨的

我常跟學生說,學校的成立是不得已的,如果沒有這麼多人要讀書;分科也是不得已的,工業革命以後,發展出這種形式;打分數是不得已的,因為教育當局為了方便管理。你有權利不參與這個制度,但如果你參與了,必須知道你為什麼搭上這班車,搭這班車要到哪個目的地,大部份的人把搭上這班車當成目的,那就很可怕了。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