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編輯部Cheers雜誌第79期 2007-04-01 圖片來源:

生存挑戰1.將比兵多

從人口數量看,六年級生比五年級生少15萬人,卻多出七年級生近40萬人(見圖1)。台灣最後一波嬰兒潮發生在1976年,當年的出生人數高達42萬5千人,之後出生數逐年遞減,到2006年,僅有20餘萬人。

這個數字在職場上的意義,往上看「將多」:佔據管理職的五年級主管未來至少還有20年工作生涯,六年級的卡位等待,仍有時間表。但往下看,卻是「兵少」,想要打仗卻找不到眾兵支援,因為陸續就業的七年級、八年級,在出生數量上一路下滑。

在「將多兵少」的局面下,六年級主管不僅要克服升遷的心理壓力,解決「無兵可帶」的問題,更要持續保有獨立作業的能力。生存挑戰2.低成長,高競爭

四、五年級生出社會時,正是台灣經濟與外貿起飛的黃金時期,企業攻城掠地,組織快速擴編,五年級生的目標,是在「成長中追求成長」。

等到六年級生接棒,台灣卻進入經濟、產業雙重面臨瓶頸的階段。1976年出生的龍子龍女,在1998年大學畢業,台灣經濟成長率、實質國民生產毛額、實質國民所得同步出現大幅度下滑(見圖2?4),之後便欲振乏力。後1976世代的成長課題,成為在「停滯中創造成長」,難度更高。另一方面,當「世界是平的」,全球化的競爭壓力達到最高點,工作外包蔚為風潮(見圖5),即使遠在千里之外的大陸或印度,都可能成為直接的工作競爭對手,這更是五年級生當年難以想像的激烈戰況。生存挑戰3.無規則的經營模式

五年級生在台灣企業高速成長時接任主管,因為經營模式穩定,目標明確,執行力是企業最倚賴他們的面向。

隨著全球化、網路經濟等顛覆性因子出現,產業局勢一夕數變,過去5年來,台灣企業併購的件數連年創新高(見圖6),沒有人可以預料明天自己的公司還在不在?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