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黃采薇Cheers雜誌第74期 2006-11-01 圖片來源:
11年前呂理森放膽赴史丹福大學深造,不僅親炙諾貝爾獎得主學者,更差點成為Google首批員工,得以見證橫跨20到21世紀的資訊發展史,是他留學兩年期間雖然辛苦,卻也值得的關鍵所在。

數年後,Google.com竄出頭,以其「上窮碧落下黃泉」的搜尋功能快速成為網路界最耀眼的一顆紅星。各大媒體上,共同創辦人賴瑞‧佩吉(LarryPage)與沙凱‧布林(SergeyBrin)笑容燦爛的合影令呂理森拍案:「這不就是當年開課的博士班學長嗎!」他簡直難以想像,記憶中那兩位青澀羞赧,遇到突發狀況還會杵在講台上竊竊私語的博士班學長,竟然就是今天身價遠超過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的科技巨人。「還真可惜!」他說,當初修那門課的同學,80%都成為Google第1批員工。

在天才與怪傑林立的史丹福,每天都可能創造新的產業奇蹟。這種共同打拼、一起創業的風氣,歸功於史丹福的學術和產業界緊密結合。許多經驗豐富的上班族,重返校園,成為同班同學,從他們身上汲取經驗,對產業的看法可能全盤改觀。

一流學府的魅力還不僅如此。每遇名師開金口,底下聽課的學生,除了像呂理森這種菜鳥的研究生,極有可能還包括如英特爾總裁等級的超重量人物。台上教授開講,底下業者馬上立即回饋,「因此我們學的,完全是市面上才剛開始、甚至還沒有的東西。」受逼迫,才知道做得到

受這種「高規格」教育的代價,是無數個苦拼的夜、令人焦頭爛額的作業。

「當下很痛苦、真的很痛苦,」在採訪中,他不只3、4次用這個詞形容那時語言、課業雙重壓力如排山倒海般席捲而來的煎熬。為了趕專案進度,他常常在計算機中心留到清晨3、4點,才騎腳踏車回宿舍,讓刺骨寒風把自己吹得清醒一些,回到寢室後,埋頭繼續想。「有時甚至覺得自己笨,什麼都不會,」他說,研究所的同窗都是千萬中選一的頭挑人才,多的是像北京清華大學計算機系第1名畢業的同學。這股同儕壓力反而成為強勁力道,逼迫他以「前所未有」的衝勁奮力讀書,每天都在挑戰自己的極限,「但最後就會知道,是真的做得到,」他笑著說,克服重重困難的感覺實在很棒。

現在學弟妹受到國防役制度誘惑,肯出國拿學位的比例越來越低。「我們那班還有三分之一出國,接下來是越來越少了,」每當和昔日同窗聊到這點,呂理森都不禁感嘆。身為過來人,他鼓勵大家一定要出國去看看。

即使不是像史丹福這樣的頂尖名校?

「對,即使不是像史丹福這麼好的學校,」他點點頭,篤定地複述了一遍。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