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黃采薇Cheers雜誌第74期 2006-11-01 圖片來源:
11年前呂理森放膽赴史丹福大學深造,不僅親炙諾貝爾獎得主學者,更差點成為Google首批員工,得以見證橫跨20到21世紀的資訊發展史,是他留學兩年期間雖然辛苦,卻也值得的關鍵所在。

留學的苦、留學的價值、留學生活的精采萬分,刻劃在呂理森的年輕歲月,影響他的人生。11年前從台灣大學資訊工程系畢業,申請上美國史丹福大學電腦資訊(ComputerScience)研究所,一拿到碩士學位後,就進入美商甲骨文公司(Oracle)服務,3年前回到台灣聯發科任職。

留學2年所見到的人,活生生就是一部橫跨20到21世紀的資訊發展史。25歲不到的年紀,要見識這種陣仗,恐怕只有出國留洋才辦得到。

呂理森用「與大師對話」來形容這兩年生活給他的體悟。這些震撼教育,從開學第1天就開始。迎新時,站在呂理森面前一字排開的歡迎隊伍,包括人工智慧的創始人、Internet草創初期的幾位成員,還有大學時代原文課本的作者,「面對原書作者學習的感覺,真的很不一樣,」他事後回憶,如果當初不是選擇勇敢出國,一輩子都沒有機會見到這些大師級人物。

身為美國頂尖學府,史丹福已遠非「人才濟濟」與「臥虎藏龍」所能形容。中午在校園用餐,隔桌啃著三明治、看似毫不起眼的陌生人極可能就是著名國際大獎、甚至諾貝爾獎得主。在史丹福,平均1年要出1、2個諾貝爾獎學者,當然,還有各種引爆趨勢的種子在這塊土地上靜待萌芽。與Google失之交臂

進入碩士班第2年,兩位研究所博士班的學長合開了一門課網路搜尋,呂理森初選上了這門課,後來因為選擇另一門主修而放棄。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