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李筑音Cheers雜誌第70期 2006-07-01 圖片來源:
媒體開放以來,平面與電子媒體百花齊放,新聞自由無限上綱,眾人享受到短暫的甜頭,卻也嘗到媒體失序、新聞專業失守的苦果。2,300萬人口的台灣,竟有10多個電視新聞頻道,多達120多名新聞主播,輪流播報全天候新聞,惡性循環追逐每一分、每一秒的收視率。 尤其在專業分工制度下,電視記者與主播分流成為常態。過去從跑線記者熬成新聞主播,具備「台上10分鐘,台下10年功」專業實力,逐漸成為稀有動物。新聞系學生許多人不再立志成為衝鋒陷陣的第一線採訪記者,心生嚮往的反而是螢光幕前光鮮亮麗的主播形象。台灣需要什麼樣的主播?社會對於「主播」角色的期待,絕不僅止於流利清晰的口齒和外貌,而是具有「編採製播」全面涉入的能力。李四端、陳雅琳、胡婉玲、黃明明等資深主播,應「卓越新聞獎基金會」之邀,與郭力昕、蘇正平等學者針鋒相對,深入討論主播的專業。 《Cheers》雜誌特別摘錄了這場座談的精采內容,讓有志從事電視新聞工作,或是憧憬主播生涯的年輕朋友,仔細了解主播所處的媒體生態,特別是在商業的壓力之下,如何發揮主播的影響力。

李四端TVBS電視台副總經理、新聞部總監現在主播的培養反而不如從前

「主播」這個字眼,究竟是如何誕生的?至今主播的定義似乎還處於模糊階段。早期我在台視工作時,名牌上寫的是「記者」不是「主播」,過去金鐘獎的「最佳新聞節目主持人獎」也沒有「主播」這兩個字,反觀國外媒體也沒有最佳主播獎,只有最佳報導(bestreport)獎。

台灣主播在大部份的情況下,只是受命去播報新聞,早期媒體尚未開放時,主播較有機會展現訪談、第一線作戰採訪等播報新聞之外的專業;現在的主播所能發揮的有限,電視台急於爭取觀眾,對於主播的培養反而不如從前。

我是第1屆卓越新聞主播獎的頒獎人,幸運的從此離開競爭的行列,看別人去「受苦受難」。我希望每次上台都有機會把獎頒出去,而不是一個從缺的尷尬狀況。黃明明公共電視新聞部製作人

記者、主播的分流是問題根源

「主播」這個字眼到底怎麼來的?美國極具分量、前CBS資深新聞主播華特‧克朗凱(WalterCronkite)一次採訪一場大型的政黨活動,製作人稱讚他是新聞團隊裡面的定錨(anchor),也就是說他是團隊裡的靈魂人物,為新聞團隊帶來穩定的力量,這可能是「主播」一詞的起源。

目前主播問題根源之一就是記者、主播的晉用管道分流。過去招考記者有固定的流程,第一關先試鏡、試音,再經過學科、術科考試,最後面談,看的是整體氣質和應對態度。當你被聘用時不只是記者,本身已經具備成為主播的條件。現在錄用記者最重要的反而是經驗不是潛力。只要你曾跑過新聞一年半載,一錄用隔天就能上線,對組織做出所謂實質的貢獻,但是這些記者未必具有擔任主播的基本條件。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