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徐木蘭Cheers雜誌第70期 2006-07-01 圖片來源:

哈帕(化名)是一名從非洲抵台留學的外籍生,黑黝的皮膚,高身兆的個子,滿口帶有法語腔調(母語為法文)的英文,走在校園裡,確實非常獨特。來台兩年多了,剛開始是住在學校宿舍,後來為了體驗台灣民情風俗,就到學校附近租屋覓居,沒想到在找房子、看房子的過程裡,累積了不少被歧視的經驗。

他無奈地說著:「一般而言,台灣人民都非常友善而親切,對外國人也很熱情,但是,房東知道我要租房子,看到我的皮膚顏色,馬上很委婉的推說房子已經租出去了。幾次下來,讓我感覺到台灣人民對黑人是有歧視的,而對白人是比較歡迎的。尤其像我是個虔誠的回教徒,而回教徒在台灣又是少數族群,所以租房子真是歷盡千辛萬苦,其中的痛苦感受,實在無法以言語來形容。」

看到他一副受到委屈的模樣,我也情不自禁把一些與歧視(discrimination)相關的經驗與他分享。歧視狀況,舉世皆然

記得早年旅居瑞士的時候,曾經在擁擠的公車上,目睹一位拉著手把站著、皮膚細白的老太太,以法語公然要求一位坐在位置上的黑人男士,起來讓座給她,那位黑人男士似乎裝成聽不懂法語的模樣,始終沒有起立讓坐。於是,就這樣不了了之的結束這場令人不可思議的情景。

曾經在澳洲暫居一個暑假,閒暇時刻偶爾會到公園散步,三不五時都會在公園的偏僻角落看到「亞洲豬,滾回去」(Asianpigsgohome)的塗鴉標語。另外,有一位醫生朋友在日本完成學業以後,在當地執壺開業,剛起步的時候,門可羅雀,病人都不敢上門,因為社區居民知道他來自台灣,似乎對他的醫療品質沒有信心。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