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陳孟珠Cheers雜誌第67期 2006-04-01 圖片來源:
街頭尬舞,除了比拼舞技、一決勝負,更是享受汗水淋漓的暢快。至於將嘻哈街舞化為畢生專業,這群B-Boy有更多故事要說。

每到傍晚,中正紀念堂四周屋簷下,開始聚集起一群群或許還穿著制服的高中生。他們剛從學校趕來,一按下節奏動感的嘻哈音樂,便專注練舞。即使摔得全身是傷,仍然毫無畏懼地抬起雙腳倒立、旋轉……

10年前的劉志強,也是這樣開始的。儘管年紀只有26歲、一副大男孩模樣,舞齡超過10年的他,已是台灣街舞的資深前輩,提起巧克力(劉志強綽號)的名號,沒有人不知道。

2004年,當中華民國國旗第1次出現在擁有10多年歷史的德國國際街舞大賽(BattleoftheYear)舞台上,劉志強是代表台灣出賽的舞者之一;2005年,他的故事更吸引年輕導演李啟源開拍台灣第1部記錄青少年街舞文化的電影《巧克力重擊》,「除了留下滿身的傷,也想替這群令人感動的年輕人留下一點故事,」是李啟源拍片的初衷。BeMyself,HaveFun

導演李啟源在這群嘻哈少年的生命中,看見“BeMyself”的勇氣與堅持,因為大部份跳街舞的孩子們,都經歷過師長父母對於未來前途的質疑。

「街舞可以跳一輩子嗎?可以賺錢嗎?可以有成就嗎?」從國中就接觸街舞的劉志強不陌生地描述家人的反對聲浪。為了練舞整天在地上打滾,又髒又野,再加上每晚都帶傷回家,「實在很容易讓人以為是不良少年成天結伴打架,」70年次、同樣參加過國際街舞大賽的陳信宏表示。

面對質疑,他們還是勇於做自己。劉志強國中畢業時以技藝保送台北大安高工,同時也考取北區男校第三志願成功高中,為了能專心練舞,他選擇大安高工。72年次的專業舞者唐振剛更在高一結束後毅然休學,離開父母羽翼,一邊打工、一邊練舞。

「現在看來,能將興趣與工作結合,是多麼幸福的事。但這是我付出、拋棄某些東西去爭取來的結果,」年紀雖輕,唐振剛清楚知道自己要走的路。他既然決定放棄學業、專注跳舞,就會證明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對自己的決定負責。經營事業是另一種專業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