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陳孟珠Cheers雜誌第64期 2006-01-01 圖片來源:

亞榮隆.撒可努就是有這股魔力,讓人不遠千里而來,只為感染他生命的熱情。

68年次的雅璇,屏東霧台鄉魯凱族人,去年剛從高雄樹德科技大學室內設計系畢業。大二那年無意間閱讀了撒可努的第1本著作《山藸‧飛鼠‧撒可努》,發現書上寫的是她夢想中部落的生活方式,「書中描述了部落環境、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方式,我才知道原來這樣的部落還存在。」於是雅璇背起行囊,獨自到台東尋找撒可努,認識這個部落。

7年前,沒有人相信撒可努會寫作。他曾經抱著筆記和草稿遍訪出版社,卻屢遭拒絕。

沒有想到,這人生的第1本書,就為他帶來3座文學獎。當時出版社「看不懂」的中文語法,如今被編入國中一年級教科書,同時入選為美國哈佛大學的中文指定教材。後來,香港導演張東亮堅持將該書拍成電影(已於2005年11月上映),並由日本《霍爾的移動城堡》、《神隱少女》等片的混音監製大川正義負責該片的音效混音。鎮暴對象是自己的同胞

原本撒可努也只是一個平凡的警察,高中念了5年才畢業。流浪了1年後,和大部份原住民小孩都會做的選擇一樣,報考警察學校。20歲那年獨自北上當警察。

「然而愈了解自己的文化,愈清楚族人的處境,你就會看見背後不平等的結構。當你發現不平等,就想去抗議、爭取,甚至是革命,」這就是他從感動到反動的過程。

撒可努回想,初到台北擔任鎮暴警察,有一回要鎮暴的對象便是原住民。「看到你的族人在你面前喊著『還我土地』,那是一種非常複雜的情緒,你可以理解那種痛嗎?」撒可努些微激動地描述第一幕的震撼,「如果國家不是現在這個樣子,我一定是拿槍當游擊隊的。」

撒可努終究生在這個時代,他透過溫和取代激進方式,回到部落進行著一種運動,帶著孩子一起「重組」部落,讓孩子們懂得如何為部落付出,從中學習排灣族成年人應有的傳統智慧。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