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克里斯多福‧科里耶Cheers雜誌第64期 2006-01-01 圖片來源:
(This article is written by Christopher Percy Collier and excerpted from “Working for the Enemy”, Fast Company)本篇文章由美國《高速企業》雜誌(Fast Company)獨家授權中文翻譯。作者為克里斯多福?科里耶(Christopher Percy Collier)

本篇文章由美國《高速企業》雜誌(FastCompany)獨家授權中文翻譯。作者為克里斯多福‧科里耶(ChristopherPercyCollier)

擔任瓦喬維亞銀行行銷助理副總裁的瑞妮‧布朗,在某個星期一早上6點接到一通電話,頓時發覺自己成了某個殘酷玩笑的受害者:不久之後,她將成為競爭對手第一聯合銀行的員工。她感到非常震驚,「我可以理解兩家公司為何要合併,但是我仍無法對新公司產生認同感。」即使布朗必須負責建立新公司的企業文化,但是對於合併這件事,她的情緒仍相當矛盾,只是沒有表現出來。

事實上,合併後的1年半,她仍將舊公司的門禁卡掛在新公司的後面,提醒自己她真正認同的是原來的公司。「我得和更多人開會。我一點也不了解他們既有的產品語言,也不能像以前一樣,只要5個人開會決定就可以。實在糟透了。」

隨著企業購併案日益增加,愈來愈多人對購併必須從痛恨邪惡帝國的態度轉為擁抱歡迎。雖然最終會欣然接受合併的事實,但勢必得經歷一番掙扎。以下我們就要告訴你如何喜歡你的敵人,或者至少與敵人和平共處。

「事情終於塵埃落定,」聲音來自電話的另一頭,「我們被甲骨文公司併購了。」經過冗長的爭論,仁科終於被後勤支援軟體市場的競爭對手甲骨文公司併購。「真的很令人沮喪,」一位不願具名、目前為甲骨文工作的前仁科經理說。「所有主管都哭了。很多人說:『我絕不為賴瑞‧艾里森工作。』」根據這名員工的說法,許多仁科的員工仍覺得與甲骨文公司之間有隔閡。至於甲骨文方面?「他們根本不清楚,也不在乎,」他說。

要解決類似的難題,就必須跳脫相互對立的文化。「每個人因為個性以及價值觀的不同,都有特定的做事方式,」仁科經理說,「這與公司無關。有些事情無法改變,也不應該改變。」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