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吳凱琳、顏伶因Cheers雜誌第64期 2006-01-01 圖片來源:本刊資料照
10年前,黎明與張曼玉在《甜蜜蜜》中相遇,從此愛情電影的世界裡,多了一雙不滅的身影﹔10年後,香港導演陳可辛企圖再度留下一對烙印,這一次2個碰撞的靈魂,是金城武與周迅。

這次的不同,因為是歌舞片,題材比較特別,我本來不喜歡、也不擅長歌舞片拍攝。我是個很skeptical(懷疑論者)的人,做人做事都是這樣。所以當我決定要拍歌舞片時,就試著用不同的方法說故事。

結果愈拍,愈跑回到心中最想拍的東西,而且愈鑽愈深。

所以,你可以這麼說,這部電影是兩個極端的結合。其中一個極端是你自己最想拍的東西,那是什麼?

更「實」,更誠實、更寫實,我說的是人在愛情上表現的態度、缺點。

這部電影其實和我之前的作品很像。尤其是《金枝玉葉》、《甜蜜蜜》、和《如果‧愛》這3部電影,在我心裡面是很像的,基本上像同一部電影,連人物都可以替代。

但是我覺得《如果‧愛》這部電影是把糖衣拿掉之後的《甜蜜蜜》。

這部電影看起來是一部愛情片,但事實上傳遞了很多其他的訊息。例如回憶與人生的關係。

這是你一開始就想討論的主題嗎?

這是一開始就想表達的問題。不過,在拍戲過程中有很多東西是沒底的。我很少拍戲像這次這麼沒底,這部戲是劇本寫好50%就開工了,所以很多部份真的還沒寫好,我自己也覺得不滿意。

演員看到劇本都覺得很懷疑,我就跟他們說,當然還有很多東西還沒完成。演員也就盲目地相信,就去掰吧(笑)。

但是,記憶和人生之間的關係,是從頭開始就想好的主題。為什麼會選擇這個主題?

這很難解釋,我並不是一開始就決定要拍一部回憶的故事。而是當初決定要拍歌舞片之後,想到用戲中戲手法來拍歌舞片。然後再決定要拍三角戀情的故事,而且戲中和戲外是均衡的。之後才決定要拍一個回憶故事。

後來決定把記憶拉到故事的最前面。我自己很喜歡記東西,我喜歡無緣無故記東西,即使是很不重要的東西也喜歡去記。記憶對我來說是空閒時候的past-time(消遣),有事沒事晚上就會去翻翻某年某月某個時候做了什麼,因為我都有紀錄。

從小我對於時間的流逝有一種恐懼,所以我不丟東西,只要看到這些東西,就覺得時間還在。其實這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只是變成了一種習慣。

所以,在處理記憶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會比較有感覺。導演自己要有感覺,電影才會拍得好。當你有感覺,才能刺激編劇,編劇有感覺劇本才寫得好。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