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莫乃倩Cheers雜誌第29期 2003-02-01 圖片來源:
季裕棠和他的設計風格一樣多變;他可以是敏感纖細的、內斂敦厚的,他也可以是霸氣逼人、世故挑剔的;他有令人驚嘆的美感,又毫無疑問地深諳商業市場的運作。

如果你經常到世界各地出差旅行,你可能已經享用過紐約建築師季裕棠(TonyChi)所設計的空間。他的作品特別受到凱悅、希爾頓、文華、Inter-Continental等國際級飯店集團的激賞,在包括拉斯維加斯、倫敦、雪梨、杜拜、東京、台北、上海等近百個大都市,設計了將近500間餐廳。這個享譽國際的建築師一年有200天在外地旅行工作,但他仍然把紐約視為唯一的家。

季裕棠很堅持,「全世界我只能住在曼哈頓島上。」

<spanclass=’Doc’>成功的路只有一條

</span>

2002年的最後一天,季裕棠還在他的建築師事務所工作。當整個紐約市沸騰在送舊迎新的新年氣氛中,季裕棠和四季飯店談完生意後,還要準備新年過後馬上飛往漢城和開羅。

他把設計藍圖鋪在桌上,二十多年的設計經驗在他腦中安裝了虛擬實境的裝置;他仔細檢視一根一根的線條,遊走在或華麗或簡約的空間。需要靈感的時候,季裕棠習慣性地走近窗邊,撐著窗台從九樓工作室下眺;天色就要暗了!趕著最後一分鐘趕買派對用品和禮物的人車,幾乎將第五大道塞成停車場,一開窗,喧譁的人聲、店家播放的音樂、歇斯底里的喇吧聲,一下子全湧進室內。

「人在國外的時候,我最想念紐約的就是這種無所不在的嗡嗡嗡聲。那是紐約所有聲響的總合,是能量的聲音。」

從任何定義來檢視,季裕棠都是最標準的紐約客,有著典型「美國之夢」的傳奇故事。9歲隨著家人來到紐約,60年代的紐約下東城,各國移民、嬉皮和逃家者混雜,牆壁滿是塗鴨;季裕棠說,那時候並不知道自己貧窮。漸漸長大後,曝露在大城市的各種價值觀和生活型態中,屬於他個人的美國夢才慢慢成形。

年輕時,在他的心靈地圖上,紐約中央公園就像美式足球的得分區。「住在公園邊」承載著某種非常特殊的意義。奮鬥20年後,季裕棠終於達陣;他和妻子前一棟公寓就在中央公園以西的上西城,而他們目前居住的中央公園以南,是豪華禮車和出租馬車經常大排長龍的飯店區。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