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28期 2003-01-01 圖片來源:

高靖秋喜歡取笑自己是「四、五十歲的老學生」,但實際上,一頭俐落短髮,身材嬌小的她,不但看不出來已44歲,在帶領台北市立萬芳醫院500人的護理部團隊同時,她也是台北醫學大學護理學研究所老師眼中的「好學生」。

民國83年,高靖秋從台北醫學院調來籌辦萬芳醫院。護理部建置完成後,高靖秋鬆了一口氣,但也深深感到「被掏空的感覺,」她形容,於是興起強烈充電的念頭。

<spanclass=’Doc’>爭取同事支持</span>

兩年前,高靖秋順利考上北醫護研所。不過,在職進修的最大難題,就是兼顧學業與工作。尤其日夜三班的護理工作繁重,如何爭取同事支持更是一大考驗。

「我唸書是為了提升工作,」高靖秋很清楚兩者在心中的輕重。所以儘管醫院提供每週一天半公假,但只要沒課,高靖秋都會上班,有時不放心,下課後,她還會再回到醫院看看,也儘量不排私人休假。

有機會,她更不吝與同仁分享課堂上學得的知識,做為回饋。

工作近20年後又當起學生,高靖秋認為,重新有機會省思一些根本性的議題,對她收穫最大。

像「護理法律與倫理」,從前學校並不特別強調。但隨著醫病關係轉變,病人要求有選擇、有主導權,各種複雜情境都可能出現。這時候,主觀判定已經不夠,「沒有倫理觀,會做出很多傷害病人的事,卻不知道,」高靖秋感嘆。

只是她同時也發現,有些實務界沸沸揚揚的議題,學校還找不到答案。譬如各大醫院都在談裁減護理人力,到底對醫護品質有何影響?她很希望從理論基礎來討論。「學校應該主動瞭解、發掘這種需要,」她建議。

<spanclass=’Doc’>別得了學位,失了床位</span>

多數護理人員都是女性,說到在職進修,難免承受比男性更大的精神壓力。工作、學業、家庭都想得100分,蠟燭幾頭燒的結果,犧牲了健康,反而不符護理工作的使命。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