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蕭蔓Cheers雜誌第27期 2002-12-01 圖片來源:王竹君
引子:28% 的已婚者,希望「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變成單身貴族」─ 《讀者文摘》

小時候,我讀過某種「附屬幼稚園」,既不對外公開招生,所有人的爸爸都在同一個「組織」上班。在那裡,我培養了對「階級」的初步體認。

聖誕節,每個小朋友都分到一個禮物,「位階」高的爸爸,小孩子拿到的是會動的猴子,一捏上下拉單槓,在當時,是屬於鹹蛋超人級的玩具,很眩。位階低的爸爸,小朋友也有禮物,一律是塑膠射出成型的紅色小鳥,愣頭愣腦,握在手裡完全不知如何玩耍。

老師並不直說認識你的爸爸是誰,可是放學時分,他們總是對著有黑轎車接回家的小孩,笑容最甜蜜。

長大以後,我去了法國,同學裡會有一、兩個窮得沒錢付學費,可是手上帶著輝煌華麗鑲刻字母的戒指,在你替他付第N次咖啡的時候,亮一下告訴你,他家是貴族,只可惜在他爸爸出生以前,家產就被他爺爺花光了。我認識的幾個法國貴族,都是窮,可是家裡都有花紋水晶杯,他們吃完飯要喝一點白蘭地,對罐裝啤酒非常不屑。

階級,以金錢、權力來區分

這種粗淺的「階級」概念,回到90年代以後的台灣,完全失去焦點。沒有血液的傳承,連專屬的子弟學校都早已消失。表面上,這是一個沒有階級的社會,可是骨子裡,階級卻如影隨形。

一般來說,階級,以金錢、權力來區分。

一個上網搶購便宜機票的人,跟秘書幫你用哩程累計訂商務艙的人,還有航空公司首航免費招待你搭乘頭等艙的人,這三個階級,彼此的交集,通常是零。

但是,沒什麼是不能超越、克服的。送孩子念雙語學校成為一種新階級(包括計算每十個小孩有幾個外國老師?)、玉山攻頂是一種新階級(包括評估平均每隊人馬雇用幾個專業嚮導?)、生機飲食是一種新階級(包括是否針對個人的食譜設計、到府調理配送?)。

再加上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在國外,是一種新階級;手機電話簿有一半以上是外國人,是一種新階級;星期五晚上能夠穿全套Chennel去「Channel100」派對,又是一種新階級;如果你以上皆非,當然是另一種階級。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