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莊淑芬Cheers雜誌第27期 2002-12-01 圖片來源:
無論環境如何變遷,人世如何起伏,我知道如無太大意外,我將會堅持一切,永遠跑下去,直到終老。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多少年來養成的晨跑習慣,居然成為人們與我交談的“破冰器”—這其中包括運動場中的陌生人,初次會面的新知,多年不見的舊雨,偶而邂逅的老戰友,遠道而來的總部高幹、以及時時相見的現任夥伴們……。最常聽見的話可歸納成兩大類:

第一類,驚訝不解族。「聽說妳每天慢跑?每天要跑多久(或多遠)?妳跑多少年了?……這要很大的恆心與毅力。」

第二類,關心搖頭族。「妳現在還每天跑步嗎?下雨天也跑嗎?跑多久了?……這實在不可思議。」

Are you still running?

久而久之,我也形成不同的「回應策略」。前者一律以數據佐證對答如流並綻露微笑,表示在下積習已久甘之若飴。後者則無法制式打發,必須適人適時適地客製化處理。比方說,對方正蠢蠢欲動,想如法炮製,我必然打蛇隨棍上竭盡能事曉以大義運動的好處,或說對方已躍試上陣,我通常會以退為進激將一番──「閣下請持續上路6個月後,一切再談。」

最近一次則是在區域性的年度預算會議,美國總部財務長見到我開門見山第一句話:“Are you still running?”聽似雙關語的問題,敝人當然義不容辭正面回應:“Yes, Iam a runner!”

一句“I am a runner”,無意間道盡了多年來的職場寫照。

除了早期無視人情世故的轉換工作崗位外,我應該也算是台灣傳播業界的少數異類──20年來未曾跳槽的一心一意者,除了奧美網絡的世界,幾乎不曾棲身他處。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