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楊淑娟Cheers雜誌第26期 2002-11-01 圖片來源:

在溫哥華市中心上班的人常有這種經驗。開車在十字路口遇到紅燈,停妥車後,車前的玻璃突然有東西閃過,向你擊來。定神一看,原來是一隻免洗式拖把在窗前左右擦拭——你遇到了擦窗族。

該怎麼辦呢?說“No”,已經來不及。因為這隻歷盡滄桑、沾滿世塵的拖把,早已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劃過你的車窗,眼前所見是沾滿污垢的肥皂水遍佈玻璃,只好等他用拖把的另一面把髒水推向窗沿。下車後,自己可得好好再擦淨窗框,以免陳垢和化學藥劑積累,傷害車子。

<spanclass=’Doc’>花錢消災</span>

等他擦完以後呢?要不要給他錢?不該給!因為他們就是拿得到錢,才這樣神出鬼沒,即使深夜也突如其來地嚇死人。如果大家不給他們錢,他們深知無利可圖,這個「行業」就會沒落,也可以改善市容和個人安全。

但是再看看他的裝扮,衣著髒亂、滿臉胡髭、不是龐克頭就是長髮散漫、有的還帶條大狗,幾乎每個擦窗族看起來都像在備戰狀態。如果不給點錢,惹火了他,只要他踢一下車子,重新鈑金、烤漆的費用跟現在給他幾個銅板相比,實在不划算。所以,只好乖乖從車窗遞出錢,心裡期待:下次千萬不要再遇到這些人。

這不過是「街頭上班族」的一種。我還常遇到一個女孩子,三十多歲,冬天穿著質料、式樣新穎的毛衣、風衣、長靴和圍巾,夏天也有流行的線衫與高跟涼鞋,一頭捲曲的金髮隨風飛揚,逢人就問:「你有沒有二毛五?」因為她要坐車回家,永遠只差二毛五。你給了她後,她會再找下一個人,因為她又缺了二毛五。從她的衣著和談吐,實在感受不到她真的缺二毛五嗎?是用一個又一個的二毛五硬幣來賺錢吧!

有趣的是,相遇幾次以後,她已經認得常在市中心出沒的我。剛開始會問到「你有……」就自己停下,繞過我去問後面的人。再「熟」一點,問完我前面的人,她會自動別過頭或轉身,重找新的目標,也許是自己覺得不好意思吧!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