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蘇岱崙Cheers雜誌第26期 2002-11-01 圖片來源:
從記者、作家到日本文化觀察家,劉黎兒有許多身份。性嗜日劇、小說的劉黎兒,隨身提包裡總會塞上幾本書,「一個人加上一本書,在喧囂的世界裡,馬上就有一個自己的世界,這實在是太神奇了,」連排隊買麵包都會撈本書來看的劉黎兒認為。<BR>而引領她窺得日本文學廟堂之美的作家,便是川端康成。別被川端康成「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頭銜嚇到了,對劉黎兒而言,川端的作品是「深度哈日」的入門作品。他許多作品中的對白,都能在現代日劇中找到影子。

大江健三郎說寫小說是一種救贖,而讀小說是我很大的救贖。

我其實最怕別人問我影響最大的一本書為何,我完全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人的階段實在太多了,不用在每個階段都死守著一本書。但川端是影響我的一個作家。

川端的作品,對我而言,是深度哈日的入門作品。我因為閱讀川端之後,才又回頭來看村上春樹等,是他讓我覺得日本文學很有意思。

他跟村上春樹的作品擺在一起,誰比較現代,其實很難說,因為村上春樹是代表日本戰後嬰兒潮的那一群、大約接近我們說的三年級生,充滿對美國文化的憧憬。有時川端的作品讀起來,還比較年輕。

我在去日本以前,對日本不那麼瞭解,當然也稍微看過一些作品,例如新潮文庫翻譯的三島由紀夫、川端康成的書。

在青春、比較沒有目標的年紀,我就會喜歡《伊豆的舞孃》這樣的書。它講得是initiation(啟蒙),人開始成長的階段,當你過了啟蒙期,你就會需要別的,例如,現在我覺得《山之音》好看。而經過這麼久,再來看他的文字,還是覺得《雪國》是最好的。川端寫作的過程很長,從16歲就開始寫,一直寫到死之前,你在他一個人的身上,可以找到你所需要的任何一個階段的東西。

我第一次看他的作品,可能沒有這麼大的感動。但當我到了日本,我看每個小說的意義,跟在台灣看,又完全不一樣。

去日本以前,我們都覺得川端的作品代表典型日本傳統美。不過當你到日本,這種因素就變得不是很重要,不會想透過川端的作品來瞭解日本,因為那已經是生活的一部份,自然就會去看他的作品本身,會注重他描寫感情的部分。

那也是我第一次發現、注重他故事中的激情,以前我們總覺得他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怎麼可能有「激情」,他一定是「有益教育」的,但其實並不是。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