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簡旭伸Cheers雜誌第24期 2002-09-01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台灣社會所提供的國際視野太少,「你沒有出國,就很難開眼界」。

第一次遇到故事主角孫子旭(化名),是在巴黎一家購物商場。他正用英文與警衛吵架,只因為他想反駁警衛所說「商場內部不准拍照」的不合理,他質疑警衛「種族歧視」欺負他亞洲人。有些台灣腔英文,卻大聲說話又甚少結巴的他,引來許多路人側目。

用英文辯論來在地化

但事後與他聊天才發現,他才到英國唸書不滿一年;問到為何膽敢與外國人用英文爭執,孫子旭笑道「那得感謝我的球友」。

他坦承剛到國外的最大困難就是語言。一開始與多數來自英語系國家的人一起生活時,讓他吃盡了苦頭,「很難聽懂全部,所以經常要sorry(請人家再說一遍)」。

這時候許多留學生就會選擇他鄉遇故知來講家鄉話,但如此一來孫子旭知道就可能變成人家所謔稱,「出國之後反而台灣話越來越好」的窘境,所以他採取多跟外國人在一起的在地化(localize)策略。他說很幸運,在球場上認識了英國人Lee與日本人Nao,固定時間的球聚讓他們結成莫逆。

擅長歐洲政策分析,精通日、英、法、丹麥四國語的Nao就是不會中文,逼孫子旭在聚會時非得使用英文;以書卷獎之優異成績畢業於法律系的Lee,一句“argueismylifejob”而喜歡鬥嘴,逼不服輸的孫子旭訓練自己用英文與Lee爭執抗辯。

舉凡世界盃為何支持德國而非巴西、英國地鐵改善是否得採用公私合營等,甚至Lee注意到了林毅夫事件,而故意與孫子旭辯論台灣該不該讓他回去等,都成為他們之間的話題,而Lee也大方的適時指導慣常口語。「半年下來,話就自然就比較順了,」他如是說。

當初孫子旭以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LondonSchoolofEconomicsandPoliticalScience)作為他的第一志願,也被錄取了。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