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藍麗娟Cheers雜誌第22期 2002-07-01 圖片來源:王竹君
對於身處高壓力與低生活品質的大陸台幹來說,如果缺乏與台灣的穩固聯繫。在他鄉,愛情終究會自然而然的滋長,情牽兩岸的故事,也一個一個開始…

早上7點,緯創資通(去年自宏碁電腦獨立)中山廠台籍幹部宿舍,鈴鈴電話聲,喚醒31歲的楊正道。

「早上要記得喝一杯水,比較健康喔,」楊正道的女友,緯創的陸籍幹部梁燕儀在電話的另一端叮嚀。

壓力磨出新戀情

1999年,宏碁在廣東省中山市設廠,成就了他們的新戀情,也結束了兩人原有的舊戀情。

朝夕相處,互訴工作壓力,讓他們滋生愛苗。

1971年出生的楊正道,從台北宏碁調到中山負責採購。小他4歲,廣州中山大學市場行銷系畢業的梁燕儀,負責生產與物料管理。

每當楊正道採購的物料有問題,梁燕儀會找他確認,工作聯繫一多,吸引了楊正道。

建廠初期,楊正道的工作繁重、壓力大,一開始,他還會打電話給交往3年,在宏碁工作認識的女友。但是,「分隔兩地,感情維繫不容易,久了,感覺就變淡了,後來就沒連絡,」他說。反而,他常跟梁燕儀聊心事,紓解工作壓力。「我可以瞭解他的處境,就鼓勵他、幫他分擔,慢慢培養出感情了,」她說。

距離造成舊關係的隔閡,朝夕相處的環境,形成兩人的新關係。

後來,梁燕儀也跟在廣州工作的男友分手。「我們以前是天天在一起的,現在獨立開來,跟他的感情就變淡了,」她說。

假日,兩人會一起游泳、打羽球,楊正道打高爾夫球,梁燕儀也會跟著去,「能跟喜歡的人一起運動,是很浪漫的事,」她微笑說。

「通常,男生把她帶來參加台幹的聚會,就代表兩人在穩定交往了,」緯創資通中山廠總經理曹之楠笑著說。雖然兩人還沒結婚,但是,在緯創中山廠,台幹娶大陸妻子的故事,還有兩對。

楊正道選擇與梁燕儀交往,有幾個考慮。首先,她是大學畢業,「知識水準相近,而且在工作上,思路很清晰、看法深入,」他對她多所肯定。

而且,他覺得,未來的生涯在大陸,娶大陸女孩子會比較適合。「我猜,如果我台灣的女友來大陸,或許會無法適應這裡,」他說。

即使已經跟梁燕儀考慮婚事,但是,台灣的父母卻「沒有反對,也沒有很贊成」。

原本,楊正道的父母覺得,大陸女孩子通常愛慕虛榮、不照顧公婆。到了中山兩次,見過梁燕儀之後,雖然印象轉變,卻仍希望他娶台灣老婆。「他們不敢逼我結婚,怕一逼我,我就娶大陸老婆了,」他說。

旁人看來,楊正道是「叛逃」台灣女友。事實上,在楊正道內心,也背負著愧疚與負擔。

「台灣女友是61年次的,如果我知道她沒有結婚、找到好歸宿,我會很愧疚,」楊正道說。

他坦承,到大陸工作,分隔兩地,是兩人感情的最大變數。「如果我沒有來大陸工作,可能早就跟她結婚了,」他說。過去交往時,她與楊正道全家都熟識,至今,楊正道的姊姊還是勸他回心轉意。

當大多數台灣女孩擔心男友在大陸「淪陷」,楊正道急忙補充,「看人啦,我的情形比較複雜,大部分人都很單純,」他說。

結束獨身主義

同樣是朝夕相處,有人「叛逃」台灣女友,也有人結束了獨身主義。

5年前,廣川科技工程經理楊宗隆到大陸工作時,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娶大陸老婆。

48年次的他,被派到深圳建廠時,還沒有女友。原本,父母已經不再逼婚,他自己也抱定獨身主義。星期假日都必須上班的他,卻在工廠裡認識了小她15歲的祈雯。

當時,祈雯剛進廠,楊宗隆則指導她許多工作細節。為了趕生產,兩人常常忙到晚上9點才下班,楊宗隆藉故送祈雯回宿舍,「我要送她,她答應讓我送,就表示有意思啦!」楊宗隆笑著說。

祁雯24歲那年,楊宗隆娶了祁雯,至今生了兩個小孩,大的4歲,小的1歲。

盼到兒子的喜事,楊宗隆的父母喜出望外,雖然對大陸女孩子仍有負面的印象,但是沒有反對。

祁雯的父母,反而有意見。祈雯記得,當時帶著楊宗隆到江西家中見父母時,父母問了楊宗隆許多問題,「在台灣,晚婚很正常,但是他們總覺得我38歲還沒結婚,一定有問題,會不會是在騙他女兒?」楊宗隆回憶。

台、陸背景不同、年紀差距又大,觀念多少不同,「我年紀大,會讓她比較多;文化是比較不合,但是不跟著瞭解他們的觀念,怎麼帶local的人?」楊宗隆說。

在他鄉的異地姻緣,卻苦了結交姻緣的兩家族。娶了大陸老婆之後,祈雯每次要到台灣,都需要雙方家人在台、陸兩地辦妥十幾道繁複的手續。因為手續太煩瑣,現在,楊宗隆放返台假,大多是自己一個人帶孩子回台灣。

娶了大陸老婆,生活重心都在大陸,想到未來的人生規劃,「我看我將來應該都在大陸了吧?萬一被調回台灣,也要換工作,但是換工作,一定還是會被調到大陸,」楊宗隆說。

為愛走天涯

或許聽多了台幹「叛逃」、「淪陷」的故事,陳淑蕙歷經一年的煎熬之後,終於在去年底,與相戀3年的男友,緯創資通中山廠總經理特別助理郭五增結婚。

郭五增與陳淑蕙在宏碁新竹廠相識、相戀。兩人在工作上互相支援,一起下班,雙方都覺得結婚是遲早的事。

但是,前年8月,57年次的郭五增被派到中山廠常駐。「製造業的將來都在大陸,不來不行,」郭五增說。對家在豐原,在新竹工作的他而言,到大陸工作只是換個地方,「只是機票貴很多,」郭五增說。

但是,對陳淑蕙卻不然。那一年的遠距戀愛,「真的很苦,」回憶當時,她依然覺得苦澀。

一方面,朝夕相處的人不在了,很難適應。男友每兩個月回台6天,「剛回來,你覺得陌生,等到又熟悉起來了,他又要回大陸,」她還記得當時的辛酸。

另一方面,她不瞭解男友的生活與工作狀況,總會胡思亂想。「我很害怕失去他,甚至還會問他,大陸的女孩子漂不漂亮?」她說。

熬了一年,兩人終於決定結婚,陳淑蕙毅然辭職,結婚來到大陸,跟先生住在一起。

陳淑蕙跟郭五增都留學美國,原本,雙方各自都可以有好的事業成就,「女孩子來或不來,都是迫於現實,」陳淑蕙感慨地說。

宿舍客廳,牆上貼著結婚照,四處放著出差墨西哥、菲律賓的紀念品;桌上,玩了一半的「假面超人」跳棋還擱著。「夫妻就是一定要住在一起,」兩人異口同聲說。

白天,陳淑蕙在家看連續劇VCD、上網,或是出門游泳、跟其他台籍幹部太太聚會。精通日文的她,也兼任工業區的日文翻譯。

「現在我覺得很幸福,」陳淑蕙說。先生下班後,兩人可以一起吃宵夜、聊聊天,「每天看到他,比較不會想東想西的,」她說。

這一波到大陸工作的台幹,有不少人正值適婚年齡,不論叛逃或淪陷,「你想要讓他發生,就會發生,」四維實業華南區副總經理賴英豪觀察。

雖然個人態度決定一切,然而,對於身處高壓力與低生活品質的台幹來說,如果缺乏台灣的穩固聯繫;或許,在他鄉,愛情終究會自然而然的滋長。

雜誌介紹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