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莫乃倩Cheers雜誌第21期 2002-06-01 圖片來源:
如果我告訴你一個年輕女孩在20歲休學去結婚,之後在家生孩子、帶孩子,而且還不只一個,一生生了4個小孩;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那不是芭芭拉的故事。

57歲的芭芭拉坐在自己的心理諮商診所,加州的陽光從百葉窗照進來,灑在她辦公桌上大大的全家福照片。

不過旁邊的才是她最得意的照片,那是一張保存得很好的黑白照片,四十多年前她和先生柏特剛認識時在柏克來校園拍的。

60年代加州大學柏克來分校,「你看我的頭髮!我的天啊!我們看來真是一團糟!」芭芭拉自己笑得幾乎趴到桌上,彷彿照片剛沖洗出來她第一次看到一樣;在當下,我看到這個成功的心理醫生和照片中那個裝扮有點瘋狂的年輕女孩之間的連繫。

背叛自己的叛逆

芭芭拉在1965年進入柏克來大學念書,那是“Woodstock”的前幾年,柏克來正從保守的菁英貴族學府轉向嬉皮和解放運動的大本營。

在柏克來,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很聰明,對什麼事都很有主見,校園裡到處有人高談闊論越戰、女權、種族平權等等議題。

芭芭拉笑說,她沒有參與女性主義者象徵性的運動,例如在校園裡燒胸罩抗議,但兩性平等和性解放的思潮,倒是讓她們在「姐妹會」裡party得更瘋狂。

大學二年級遇見柏特,兩人不但閃電結婚,芭芭拉還決定輟學在家。「我到現在也不清楚自己當時在想什麼,其實那就是個沒有太多思考的直覺決定,我對念書一點興趣也沒有,我想立刻去過另一種生活。我的家人覺得我離經叛道;我那些性解放、爭女權的姐妹淘們又認為我背叛她們。我想我是背叛了我自己的叛逆。」

結婚後的10年,世界從戰爭到和平、自由解放運動從沸騰到沉澱,先生柏特也從學生運動的中堅份子到執業律師;芭芭拉還是在家生孩子帶孩子。

麥可、丹尼、珍奈特和安娜像爆米花一樣一個接一個蹦出來,讓她忙碌到只能從電視兒童節目「芝麻街」裡得知外面世界發生了什麼事。

31歲,芭芭拉決定重回學校把大學文憑拿到。芭芭拉說真的沒什麼戲劇性的情節發生促使她做這樣的決定,剛開始只是想修個一兩門課,並沒什麼偉大的規劃,後來讀出興趣來了,她就想看看自己究竟能走多遠。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