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莊淑芬Cheers雜誌第21期 2002-06-01 圖片來源:

只要有童年,大概每個人小時候總會在遊戲玩耍累了之後,說上一句:「我不想玩了!」,然後毫無負擔地拍拍屁股走人──頂多討價還價拖延一番,走是一定要走啦!我記得自己當年特愛玩沙包,和一般女生不同,我屬先天性左撇子的玩法,常常在大展身手的時候,妹妹就懨懨然地拋出一句:「我不想玩了!」然後,只聽敝人一陣哀號呼嘯,有時惱怒之餘還運用稍許「暴力」要對方就範,說什麼也堅持她要多玩一會。直到如今,依稀記得妹妹頑強抗拒的忿怒眼神。

<spanclass=’Doc’>正式名稱叫倦勤

</span>

進了職場,換過不同的組織公司,親身體會「不想玩了」的正式學名——「倦勤」之後,就發現自己童年的霸道行徑實在有點可恥。於是,當聽到周遭親朋好友或同事發出「我不想玩了」的訊息時,我心中彷彿升起為自己救贖的十字架,不僅充滿悲天憫人的同情心,而且比任何時候都有耐心地聆聽對方字字珠璣的倦勤告白,或內心的掙扎。特別在身為主管後,這種一般認為痛苦指數奇高無比的一對一溝通,更是與時並進,有增無減。

當然,長年下來,“經手”的個案雖不能說多如繁星,但也小具規模。心得難免累積,對策卻無法複製,理由簡單:每個人的情境迥異不同,而解決之道必須量身訂製。

話說回來,根據過往觀察,「我不想玩了」的諸多戲碼,大概都在下述大劇場中熱絡上演:

–主管與部屬長期扞格不入的組織。

–員工身心疲憊、瓶頸當前,卻找不到奧援的出口。

–員工自覺努力卻不受肯定、不見未來的場所。

–大好機會正在招手的競爭環境。

–久旱逢雨、喜新厭舊的轉換跑道。

<spanclass=’Doc’>如何面對「不想玩了」

</span>

無論是留人一方或走人一端,不妨參考敝人或擔當主角或邊坐觀眾席的粗淺建議:

–對談的雙方最好彼此有基本信任的基礎。

–留人一方要不斷學習諮詢協商的技能,交談之中避免二度刺激,理性與感性兼容。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