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溫珮妤Cheers雜誌第21期 2002-06-01 圖片來源:
走在路上,你是否會自然而然地覺得身材高瘦的人,就像是衣架子般,穿什麼都好看? 正式會議裡,你是否會覺得穿著較不正式的人,看起來就是不夠專業、無法信任? 就連《巴隆金融周刊》也報導,一些經濟學家研究發現,外貌、身高與體重等看似無關的人格特質,會影響工作人的收入多寡。 隨時隨地都有人告訴你:什麼樣子才叫「美」。一旦不符合那種美,就是「不上道」、「沒sense」。 專門研究文化社會學、休閒與消費與身分認同、與蕭新煌合著《迎接美感社會的來臨:現代社會生活與美感》的東吳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劉維公呼籲,不要用美去歧視人。他建議工作人在面對這種標準化美的觀念時,「一方面策略性地符合社會美的規範時,另一方面更要找出自己真實的美的體驗!」

Q:談到「美」,應該是件舒服愉悅的事,但為什麼事實上「美」會對人造成壓力呢?

A:過去,「美」是非常個人的事,也就是所謂「私領域」或特定的場域,如美術館、博物館等地方出現。但現在「美」卻轉而出現在「公領域」範圍,如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公共藝術、IKEA家俱、甚至是已經美術館化的誠品書店等。

大眾傳播媒體,尤其是廣告頻頻傳達「什麼樣的人才是健康」、「什麼曲線、比例與膚色才叫美」。甚至,公部門與國家機器也開始以訓育的方式佈達「美的政策」,告訴你「美要有一定的條件」,最近台北市呼籲全民減肥運動、總統與立委開始紛紛減肥等等,都是形塑特定「健康與美的樣貌」的例子。

於是,美學不再只屬於私領域、只有特權階級才能感受的體驗,而是成為日常生活型態,並且存在於公領域中。一旦美學屬於公領域時,就會成社會規範。

透過這樣社會化的過程,每個個體自然地開始自問:「我是否符合這個社會規範?」或者焦慮自己不符合這個社會規範,會被認為「沒有格調」而影響到人際關係等等。

因此,美不再只是個人的事了,隨著社會規範的建立,美成了壓力,甚至成為「注意力的戰爭」。對工作人而言,就是如何能在芸芸眾生中,藉由打扮來吸引他人的注意力。

這呈現出「美」與「生產力」的緊密結合。過去美只是生活哲學與藝術理念,但現在卻是「美學經濟」,如果工作人能夠符合這個產業「美的標準」,那麼就代表著你有工作能力、符合工作條件。其中又以服務業最為明顯。

Q:就像很多廣告總是傳達:美的主角,總能很專業地提供解決方案給較不起眼的配角,而觀眾自然也就會把「美」當作是「有能力」?

A:是的,這是美學與經濟生產結合的結果。因為美與經濟生產的相結合,讓「美」對工作人而言,隱約有了「能力」的意涵。如果一個人展現出符合社會期待的美,就表示這個人對社會規範有認知,自我行動的操控能力強。於是,除了職場實戰表現外,美的形象成了工作人的重要課題。

藉由社會規範與工作能力的要求,「美」變成壓力。打扮美的人,可能就受到老闆的欣賞、同事的肯定等,進而讓人覺得工作能力強。

慢慢地,工作人可能就自然地開始投資在「美」的相關產品,如服裝、保養化妝品、健身房等等。

在這個新型態的資本主義——消費社會中,身體成了商品。凡是與身體任何部位有關的,包括體重、比例、美容等都可以開發成商品。台灣消費社會將身體完全商品化、物化的情形,是值得批判的。處在這個大環境裡,我們不斷地被告知:美,是必要條件。

Q:這樣美的壓力好嗎?

A:我不會像過去一般用價值判斷的角度來批判美的壓力,我反倒認為,現在新型態的資本主義增加了大家自由選擇的空間。

因為過去工業社會中,大多只強調人的勞務與生產力,人只要工作、有生產力就好。但在消費社會中,人在某種程度上,相較於過去有了較大的選擇與行動空間。這個營造以消費商品所建構的美的社會,對消費者而言是提供了較多的行動空間與選擇。而這也成為社會發展的動力來源。

現在消費者應該要做到的是,如何在消費的行動空間中,不完全受到資本主義的操控。

Q:美的壓力對不同的階級是否有不一樣的意義?

A:美雖然可以成為社會發展的動力來源,但很多不平等現象也逐漸形成,不只是用外表的美醜來評斷一個人,更產生「美的歧視」,也就形成「我群」與「異類」的問題。

例如,同樣是肚皮問題,過去工業社會只在乎人的肚皮是否能溫飽,但現在的肚皮問題卻是關乎瘦與曲線,透過肚皮,劃分出「我族」與「異類」。一旦被列入「非我族類」者,就會被排除在社會權力之外,或是臣服於「我族」的美的標準。

現在大家都在問「什麼叫做美?」從階級差異的角度來看,不同的階級有不同美的標準。不僅中產階級有美的觀念,中下階層,如檳榔西施也在強調感官的、具體的、摸得到的美的觀念,但這種美的觀念卻讓都會中產階級無法接受,甚至被壓抑、歧視。

於是,「美的戰爭」出現了。有人開始反對瘦身或塑身廣告、有人則是舉行肥胖選美等等。

但現在最大的社會問題是:用不同的美的觀點,透過壓制他人觀點來提高自己的正當性。

有錢有權、掌握媒體的人,能大聲傳佈檳榔西施的不好,但卻沒人省思車展裡曲線畢露的女孩。同樣是以曲體吸引顧客,車展小姐看來就比檳榔西施高級,只因為販賣的商品是高價汽車,而非廉價商品。我認為如果要批判或讚揚,兩者都應平等進行。

Q:為什麼很多人會對自己的外在是否夠美而感到焦慮?

A:現在已經沒有完全而絕對的客觀標準,但壓力卻是來自於你必須知道自己在社會上的位置是什麼。舉例來說,從事服務業的從業人員如果不瞭解服務業對於美的要求,就會被視為「不適合」。因此,美對人造成的壓力便是——隨時隨地敏感地、焦慮地注意週遭的變化。

再加上全球化的趨勢與潮流,美不再只是在地化,而各式管道也都強調著國際化,於是大家就必須同時瞭解世界各地的流行資訊。愈能注意全球化趨勢的人,就代表工作能力強。因此,工作人必須知道並且掌握自己位置。

Q:工作人就必須認命地處在不斷地尋找位置與焦慮嗎?

A:我想未來對於美的概念的發展可能會因為有人認為「美的標準在殘害身體」、「美讓人耗費太多成本」,而開始有了限制。

例如美國曾經有個判例:一位爵士體操公司的有氧舞蹈老師,因為身材比例不符標準而被拒絕授權開分店,一氣之下告到聯邦法院,結果勝訴。原因是雖然身材不符公司標準,但聯邦法院判決「不能因為身材比例不合公司標準,就否定她教授體操的能力」。

「美」不該是增加工作負擔。以我自己為例,一般對老師的印象是穿著白襯衫、打領帶,但我就不習慣這種穿著。可是學生卻喜歡會穿著打扮的老師,甚至會覺得這種老師夠時髦,符合他們的期望,於是「美」對我就成了工作負擔了。

Q:面對這樣美的壓力與工作負擔,工作人應該如何應對或調適?

A:一旦美變成規範,甚至成為能力的要求,工作人在面對美的壓力時,我的建議是去思考:你真誠的美麗體驗究竟為何?

一方面,可以策略性地符合他人期待,做好門面功夫,用美的工具性來達到職場目標,因為你知道透過符合老闆或公司、同事美的標準,就能增加業績或升遷機會等等。

但另一方面,工作人也要能區分出「美的真實體驗」,不要把虛假而表面的美當作是身分認同,我們要做的是,尋找內心、核心真實的感受。因為美學體驗是有助於人格成長與自我認知的發展。

Q:但人天生下來就處於消費社會,接收美的訊息,該如何確定現在認知的美,就是「核心的美」呢?

A:現在的X與Y世代在成長過程中,原就沈浸在消費環境中,最主要的問題是:在這個沒有客觀的美的標準、一直處於變遷動盪的環境中,該如何建立自己真實的美?

沒有人能夠告訴你絕對的標準,而且外來美的標準,只會讓自己在實踐過程中有距離感、造成焦慮。既然如此,為什麼自己不採取「主動建立屬於自己的標準」?

個人應該試著去尋找、建構出屬於自己一套美的標準,這便是美學體驗中非常重要的元素。而這套標準正是日常生活中,可以用來讓自己檢驗所見所聞是否符合自己核心體驗的美。只要建構出自己美的標準,就會產生強烈的真實感受。

但我相信在職場環境,依舊是非常現實的。如果你有工作能力,仍舊會受到重視。

不過,最重要的是:不要用美去歧視人。新的社會規範是不用美去歧視人,以免產生「象徵暴力」,而否定他人。我認為除了學會尋找真實的美的體驗與標準外,更要學習尊重與欣賞他人,讓社會呈現多元而豐富的美。

雜誌介紹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