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簡旭伸Cheers雜誌第19期 2002-04-01 圖片來源:

1月底,要開刀到醫院?病房不夠,患者出國受診去;2月初,要上班坐地鐵?工人罷工,市民苦等無奈著;3月中,要上課到學校?老師遊行,小孩輕鬆放假玩!這些類似電影才會出現的情節,卻先後發生在2002年第一季的倫敦。別懷疑,一個以全球城市自期的大都會,就是有個令人難堪的公共服務!

<spanclass=’Doc’>住宅不足與薪水偏低

</span>

檯面上的原因是住宅不足。過去15年,倫敦人口成長增加近一成,約有70萬人湧入,可以想見其住宅市場之龐大;但根據經濟商業研究中心的最新估計,在平均每年有將近10萬棟新房需求的大倫敦,2001年的實際供給量卻只有3萬5千間。供需失調的情況下,房價當然急速陡升,大倫敦地區平均房價從1995年的10萬英鎊,僅僅6年到了2001年,竟然漲成23萬磅多。

買不起或租不到適合房子的導火線,是薪水太低,這反映在3月14日上街頭罷工的老師們訴求之一是「IncreaseLondonAllowance」;而一家顧問公司NERA的調查指出,老師們不但有道理,甚至還可以適用在所有包括警察、交通、醫院等公部門上班的人身上。以倫敦郊外為例,在私部門上班的薪水高於公部門的人將近10%,而這比例到了倫敦核心區更是驚人,足足差了30%。

<spanclass=’Doc’>PFI與PPP:不同政黨、一套辦法?

</span>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