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Cheers雜誌第19期 2002-04-01 圖片來源:
 專業、自我、高科技、開進口車、高薪加配股、穿襯衫不打領帶,這些詞彙所構築的,正是竹科工作人的群像,他們自成聚落。  竹科,代表了台灣社會當前的主流、卻不完整的價值,因為在竹科人搶眼的光環之外,所謂的人文素養,早已被棄置一旁,乏人問津。 「當科技漸成脫韁野馬,我們應該多一點對人的關心,」李家同多次表示。  今年63歲的李家同,電機博士,曾任清大代理校長、靜宜大學、暨南大學校長,榮獲許多國科會及教育部的研究獎,發表了半輩子的學術論文,7年前出版了第一本書《讓高牆倒下吧》,至今暢銷。 很少人像他這樣,理工出身,卻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人文主義者,有好幾種特別的生命軌跡曾經交錯在一起:大學校長、作家、弱勢關懷者。他在接受《CHEERS》專訪時,特別強調了在職進修的重要,以及人文素養,對於個人與國家的深遠影響;畢竟,人活著不能只為了自己。

Q:最近這幾年,在職進修的風氣非常興盛,因此,許多大專院校紛紛開設各式各樣的學分班,以利工作人進修,您對此現象有何觀察?

A:我認為在職教育是對的,但是在職教育不該完全是為了學位或學分,我們國家現在完全將進修和學位搞在一起,一個好的國家應該各個單位的人都有進修的管道、每一個單位都應該鼓勵職員進修。

過去我在美國工作時,在職進修是員工考績的一部份,如果員工沒有繼續進修,考績就會很差。我認為鼓勵進修的風氣,可以從政府及企業本身開始做起。

此外,大多數的大學教授是不停地、自動自發地在進修,但一般人事實上並不如此。大學職員尤其應該繼續進修,因為他們可以選大學裡所開的課,照理說進修應該比較容易,可是台灣的大學職員好像也沒這個習慣,所以我在靜宜大學擔任校長時,便規定職員要進修。

國人在職進修有二個問題,一個是學位,為了學位才繼續進修,再來是學的東西都不夠難。

我不反對在不同的領域學習,但是進修應該要學非常難的東西,而且從基本念起。

我認為,例如一個化學系畢業的人,進入旺宏工作,或許應該從基本開始進修電機。反過來講,電機系畢業的人,進高科技公司工作,也可以念一些化學、材料,對自己好,對公司也好。

我所有的東西都不是在大學、在博士班裡學到的,所有我教的東西都是靠自修的。不論哪一行,在大學裡的所學是絕對不夠的,念完碩士也還是不夠的,不管自修還是去上課,都要非常認真地繼續進修。

Q:過去在職進修管道缺乏的年代,要自別的領域重新學起,似乎是非常困難的事,請談談您如何透過自修建立學問?

A:我三十多年前畢業的時候,世界上還沒有計算機科學,只能靠後來自己學習。我在做事的時候,還進修量子力學。

我比較得天獨厚的是,數學、一些基礎科學的底子不錯,因此可以自修。所以這就牽涉到,我們現在職業教育體系出來的人,在自修上的能力可能會比較差。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