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蘇岱崙Cheers雜誌第18期 2002-03-01 圖片來源:
韓裔日籍的作家柳美里,1968年在日本出生,但不會說韓文。她從小功課糟糕,受盡同學、大人欺負,中學時罹患精神疾病,也曾經自殺過,高中輟學後離家加入劇團當演員。<br/> 她18歲開始寫作,24歲時以劇本《魚之祭》獲得岸田國士戲曲獎,創下日本最年輕的得獎紀錄。之後又以《家夢已遠》獲得泉鏡花獎和野間文藝新人獎。1997年更以《家族電影》得到日本純文學界的指標獎項芥川獎。<br/> 她不是純正血統的日本人,沒有大學學歷,卻能並列少數幾位在30歲以前獲得芥川獎的作家,得獎之後的創作不輟,才更顯她的可貴。現年34歲的柳美里在日本文壇被比喻為「不可忽視的存在」。

有人說,閱讀柳美里的作品,有「慘不忍睹」的感覺。

柳美里寫作經驗長達16年。在早期的許多小說作品中,不乏大膽露骨取材於自己的破碎家庭、被欺負、性騷擾、自殺等經驗。而她冷淡漠然又鉅細靡遺的筆調,彷彿一把銳利冰冷的解剖刀,在觀眾面前血淋淋地解剖著自己。

她不平靜的一生,全都成了寫作的素材。很早就棄柳美里而去的原生家庭,留給她的最大財產竟是過去悲慘的經驗。

近年來,她以私小說的形式,寫下自己未婚懷孕,並與罹癌摯友東由加多共組家庭的經過。

在日本,以揭發自己隱私為小說題材的作家不在少數,柳美里的作品也有兩極化的評價。不過,旅居日本超過22年、翻譯多本柳美里作品的譯者章蓓蕾認為,柳美里得到芥川獎後卻仍創作不輟,是奠定她在日本新生代作家中不可取代地位的重要原因。

「得到芥川獎後就停筆的人,比現在還在檯面上的作家多得太多。但是柳美里卻不斷努力寫作,」章蓓蕾說。

這是柳美里嗎?

2月20日下午,柳美里以一襲連身洋裝,及腰長髮,細緻的五官及恰如其份的淡妝出現在台北國際書展Fnac文學咖啡館的吵雜現場。

「我從來沒出過國,因為一來不喜歡坐飛機、二來不喜歡和陌生人見面,但是今天早上我在台北街頭跑了一個鐘頭,看到媽媽推嬰兒出來散步、老人打太極拳,很想下次還有機會再來跑一圈,」、「很感謝Fnac,才讓我有機會與擦肩而過的你們發生關連,」柳美里落落大方,面帶微笑逐一回答記者、書迷各種問題。

柳美里的聲音低沈、舉止自然,臉上沒有堆砌的禮貌性笑容,連說話與聆聽時的「點頭」次數都比印象中的日本人少得多,說話彷彿電視街頭訪問裡不假造作的率直青少年。你知道她不只是在講客套話。

這是柳美里嗎?是那位「不擅人際交際、不接電話、不開手機、只收留言和傳真」的柳美里嗎?

因為,她的許多作品裡,都充滿了對人群強烈的疏離感。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