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吳韻儀Cheers雜誌第17期 2002-02-01 圖片來源:
大多數到大陸學法律的人,是希望切進服務企業的機會。因此研習法律的同時,最重要的還是學習法律背後的思考、瞭解影響法律運作的社會文化。

每年到大陸唸書的台灣人中,除去了中醫之外,念法政的人是勢力最龐大的族群。不過,驅動大家到大陸去唸法律的動力,大部分不是追求法律素養上的精進,而是絡繹於途的企業帶來的經濟誘因。

中國大陸既不是高度法治化、也不是法學先進的地方,不僅與英、美、德國家相較是如此,與台灣相較也是如此,台灣習以為常的觀念,大陸可能才剛剛開始。所以到大陸念法律的人,一般都不建議剛出校門的學生直接到大陸唸書。

但是在國際法的領域上,因為大陸是聯合國的會員,而且在外交上有發揮空間,所以資訊管道豐富、研究隊伍龐大,甚至有在海牙國際法庭的法官擔任教授,這是譚湘龍的經驗。譚湘龍原來在東吳大學念博士,後來進入北京大學念法學博士,「進去之後,才發現是個桃花源,」發現了優於台灣的學習機會。

不過,大部分念法律的人,看到的是大陸市場的商機,外商、台商與當地的互動愈來愈密切,設廠、開公司,都需要法律服務。所以,大多數的人到大陸學法律,是希望切進服務企業的機會。

<spanclass=’doc’>市場雖然蓬勃但是跨入不容易</span>

朱偉雄從在美國執業到人民大學念法律博士,因為經常碰到「我有大陸的法律問題需要幫忙」這樣的詢問。而要為客戶提供解決方案,「不是只知道法條,」朱偉雄指出,「還需要深入瞭解法律背後的因素。」所以,朱偉雄到大陸念法律,除了學習法律,更重要的是學習法律背後的思考、從與當地的社會互動中學習影響法律運作的社會文化,「要學游泳總不能照著教科書學」。

不過,在大陸念完法律後,不見得就能在眼睛看到的蓬勃市場中,切出一塊大餅。

「到大陸念法律不等於在大陸當律師,」在北京大學取得法律博士的台灣執業律師陳希佳提醒。因為法律是涉及意識形態、政治敏感最深的專業服務業,中國大陸守得很嚴,只開放過一年律師考試,後來就不再開放外籍人士考律師執照。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