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藍麗娟Cheers雜誌第15期 2001-12-01 圖片來源:
中國大陸俗稱那些沒有事先送審而被禁演的電影為「黑片」,導演王小帥的「黑片」,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世界其他地方獲得大獎,綻放光芒。但影片無緣與故鄉人見面,讓王小帥總是難以釋懷,就像他的電影一般,透露出一絲絲藍色調的蒼涼。

從此,王小帥迷上電影,到圖書館借了很多電影書籍。從小被爸爸逼著學畫的他,終於找到自己心中的熱愛。碰巧,隔年,北京電影學院再度開放招生,他主動打聽、報名考試,決心放棄繪畫。「我有生以來,第一次主動,我感到很悸動,」王小帥激動地說。

王小帥如願考上北京電影學院,在學校的創作頗受好評,畢業後,分發到福建電影製片廠工作。

當時,中國大陸的電影製作實行計畫經濟,每個省、市的電影製片廠,都有拍片「指標」(配額),福建製片廠的指標只有兩個。因為指標珍貴,製片廠希望到廠外找有名的導演拍片,這使得廠內的年輕導演,包括王小帥,都苦等不到拍片的機會。

1993年,他等不下去了,決心辭掉工作,離開福建,回到北京轉作獨立製片。

</br><spanclass=’Doc’>影片被禁,生涯多舛

</span>

獨立製片,讓王小帥終於如願拍電影,卻失去了祖國的觀眾。

從1993年,他導的第一部《冬春的日子》得到鐵薩隆尼其國際影展最佳導演獎,因為沒有事先送到電影局審查,於是,王小帥的影片被禁演,俗稱「黑片」。

當初原本只是單純地想拍電影,結果卻換來被禁的命運,王小帥覺得無奈。

「我只是想,我不要製片廠的錢嘛!我獨立製片,我就把電影當筆記本,挖掘電影的活力,」拍《冬春的日子》之前,王小帥這樣想。

他當時想以克難的方式拍《冬春的日子》。所以,他找了老朋友,一對中央美術學院的夫妻,就拍起來。場景就是這對夫妻的家。一個禮拜只拍戲兩天,因為星期一到星期五,演員要工作。攝影機也是最便宜的。工作人員更少,最多的時候,只有八、九個人。因為因陋就簡,常常,吃飯時,王小帥的口袋掏不出錢來,朋友會義氣地站起來說:「今天我來吧!」讓王小帥很感動。

回想起來,這是畢生最刻苦的拍片經驗,「很艱難,完全不像拍電影,」王小帥回憶。

就是因為一心只有拍電影,《冬春的日子》拍出來,王小帥才發現,自己根本忽略了要把劇本、影片事先報批給電影局的規定。所以即使得獎,也被禁演。後來,長達9年的時間內,王小帥陸續拍的《極度寒冷》、《越南姑娘》、《夢幻田園》,雖然陸續得到鹿特丹、坎城、新加坡等影展的肯定,都難逃被禁演的命運。

《十七歲的單車》也不例外。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