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鄭淑儀Cheers雜誌第14期 2001-11-01 圖片來源:黃大川
在台灣飛利浦的30年間,羅益強不僅帶領台灣飛利浦成長為台灣最大的外商公司,更為飛利浦拿到象徵國際品質最高榮譽的日本戴明獎。1996年,羅益強被總公司延攬進入荷蘭總部最高決策核心,成為飛利浦公司最高決策董事會5名董事的一員,也是百年來第一位進入飛利浦管理核心的亞洲人。1999年,羅益強因心臟病突發,自工作了三十多年的環境退休。

羅益強不靠語言能力、不靠學歷經歷,反倒是他的天生潛質讓他進了飛利浦。更因為如此,他比其他人加倍投入學習。書中描述,一般工程師都是早上八點半上班,下午五點半下班;羅益強則經常在早上7點15分早班生產線開動前就跟作業員一起到達現場,傍晚再匆匆回家吃頓飯,再次踏進家門時,已經將近午夜12點。所以他的工作時間幾乎等於一天輪兩個班的作業員。每天披星戴月、早出晚歸的生活,連他的父親都用江浙俚語對他說:「飛利浦沒有你這個雞蛋,難道就做不成蛋糕?」

或許花這樣長時間在工作上,許多人難以認同,但這是羅益強的選擇,也是他的人生態度。他希望在最短的時間內,達到設定的目標——成為最優秀的積體電路工程師。

創下本土科技回流總部先例

建立目標,並且朝目標前去,容易說不容易做,而羅益強總是做到,這就是他過人之處。

雖然台灣在飛利浦的全球佈局中的角色,只是一個下游的加工廠,但羅益強從不畫地自限。他和他所帶領的自動化小組,在70年代開發出一套連荷蘭總公司都沒有嘗試過的驚人之作——「乖乖」QQline,這是當時世界第一台用迷你電腦操控的IC自動焊線設備,目的是取代全球普遍使用的人工焊線。

但羅益強向總公司報告這個創新成果,竟然一年都沒有消息,原因是總公司對台灣這個海外加工廠的研發產品「難以置信」。

一旦訂下目標絕不輕言放棄的羅益強,成為「乖乖傳教士」,只要總公司有人來台灣,他一定親自作簡報,讓乖乖亮相。終於在1981年,總公司決定根據乖乖的原理,全面開發電腦操控焊線設備,創下本土科技回流跨國企業的先例。

從大處考量,是羅益強的行事風格。書中特別提到台積電成立,Y.C.Lo(羅益強的英文名字)居於關鍵角色積極奔走,就足以形容他的大格局。

協助台積電誕生

現在叱吒風雲的台積電,在籌資階段其實相當艱困,後來飛利浦總公司同意在初期投資台積電超過20億元新台幣,「羅益強在飛利浦十幾年的耕耘,是很重要的關鍵,」一位在美國主持創投的專業人士在書中指出。荷蘭人願意拿錢給台積電,就是因為建元廠的優異表現,讓他們相信台灣有能力發展出專業代工的晶圓廠。

羅益強看到晶圓代工的發展,對台灣的高科技產業有極大的幫助,所以他不僅說服飛利浦出錢,並且移轉技術,還要求飛利浦的實際認股比例不超過50%,讓台積電可以在台灣股票上市,獨立經營。

羅益強協助台積電誕生,又讓台灣半導體業站起來,但他堅守利益迴避原則,手中至今沒有一張台積電股票。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