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麥立心Cheers雜誌第13期 2001-10-01 圖片來源:王竹君
紅膠囊把海邊從早到晚的感覺,畫得像炫麗的交響曲。沒有人能像可樂王畫這麼古怪、噁心、又性感的東西。

連被爸爸罰跪的時侯,紅膠囊還用指甲在牆壁上畫畫,等到那塊牆壁糊成一片,「再畫上刻痕反而又看得清楚了,」提起往事,紅膠囊終於露出得意的偷笑。

從小畫到大,紅膠囊除了吃飯睡覺等生活雜務,手上拿的幾乎都是畫筆。

「你無法想像,有人會畫圖畫到手指到肩膀都貼滿撒隆帕斯,」吳淡如第一次見到紅膠囊,竟是在醫院看病時。吳淡如是寫作寫到脖子歪掉,紅膠囊則是畫圖畫到筋肉拉傷,遇到下雨整天都沒辦法畫畫。

當兵時,紅膠囊開始投稿到報社,於是,他每天搬砲彈的時侯,滿腦都在想主題和構圖,有一次,想到呆掉,沒接住遞來的彈藥,彈頭砸在腳上,砸得整隻腳都是瘀青。

藉著出海報公差之便,他總是偷偷在海報裡夾幾張紙,趁著長官不注意的時侯,抽出來,很快地用黑筆描完輪廓。等到半夜站完衛兵,他不睡覺,還躲在半夜裡唯一有光的廁所,用水彩上色。他自我調侃說,那時畫的圖,顏色總是不太對,糊糊的。

知名插畫家尤俠就曾經在《紅膠囊的悲傷1號》序中寫道,「這個阿兵哥,把半張撲克牌大小的畫,以全開海報的氣勢與功夫去經營,毫無成本概念的傾向。」

報社需求量最多的時侯,一周要交七張畫稿,紅膠囊只好拜託採買或駕駛的弟兄,出公差時幫他寄稿,才算是大功告成。

那時侯,向紅膠囊邀稿的《自由時報》美編,正是可樂王。

可樂王的慧眼,間接督促紅膠囊在當兵時繼續畫畫,不過,在金門當兵的可樂王,卻完全荒廢了武功。武功中最厲害的一招,就是畫保密防諜壁報的能力。

國小時,可樂王就從壁報比賽中崛起,在主任的刻意栽培下,全校的宣導海報都交給他畫。

無論是畫雙手攤開、上面很多高樓的「建設新台灣」海報,還是畫右手抓住一個匪諜、左手拿放大鏡看的「保密防諜」海報,每種海報的格式他都倒背如流,「畫大砲一定要向左,一定要向左,因為大陸在左邊,」這是他自己歸納出的心得。

即使壁報畫來畫去都一樣,可樂王倒也樂在其中,國中時因為整天翹課畫壁報,讓他跟學校主任老師都混得很熟,但也讓他從上段班掉到下段班。

可樂王覺得「那個年代滿酷的」,所以他特別喜歡畫些兒時的玩意兒,讓許多同年代的讀者重溫舊夢。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