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麥立心Cheers雜誌第13期 2001-10-01 圖片來源:王竹君
紅膠囊把海邊從早到晚的感覺,畫得像炫麗的交響曲。沒有人能像可樂王畫這麼古怪、噁心、又性感的東西。

雖然紅膠囊從小就立志要當漫畫家,但他也是慢慢才肯定自己的天分。

在一次軍中的海報比賽中,「只要可以畫畫,我就會非常high,兩秒鐘就有一個idea,」紅膠囊說,參賽者中,只有他全場遊走,一個個建議其他人要怎麼畫。講解完畢,把最好的一個idea留給自己,一下子就畫完,還是得了第一名。

於是紅膠囊體認到,自己就算沒有認真,還是畫得比別人好。所以,這一生就算畫到窮困潦倒,他也不會放棄。

可樂王也是從小立志當漫畫家。於是,退伍以後,他就帶著自己的作品到報社,對方看了看,很快就向他邀稿了。不過,報紙的插圖限制較多,每當人家請可樂王修改時,他就會說:「不好意思,我的畫不適合你,你去找別人好了。」

他解釋說,「我覺得自己的作品太棒,不棒就不會拿出去了,不喜歡的話就算了,這世界我一定找得到人欣賞可樂王的風格。」

另類如他們,難道從來不怕出版社不接受、讀者不喜歡他們的作品嗎?

「我只在意我想要做什麼,沒人出我自己出,這樣說會不會太酷?」可樂王說。

「如果我不能100%誠實面對自己作品,就不是創作者,只是出版社的模範生而已,」紅膠囊說。

雖然可樂王和紅膠囊對作品都堅持得固執,大田出版社總編輯莊培園卻覺得,他們一點都不難搞,反而純真、害羞、內心瘋狂,只是非常渴望自己的想法能被瞭解。

莊培園還補充,紅膠囊和可樂王以前根本都沒想過要出書賺錢,就是愛畫畫,然後把作品收在抽屜裡,一旦別人看到,就都好喜歡。

當年,她就是看到紅膠囊作品,驚為天人,才開始出版圖文書,又因為在紅膠囊的序中,發現可樂王的文字功力頗佳,才又幫可樂王出書。

好作品畢竟不會孤獨。他們每本書的銷售都超過萬本,獨樹一格的畫風和年輕的文字,是新生代圖文作家中,最特出的。

在台灣,沒有一個專門教漫畫的科系,有興趣的年輕人只能自己摸索。

可樂王認為,美術科系只教學生吸引人們的視覺,卻不是教漫畫家要如何說故事,所以,台灣漫畫的劇情普遍不佳,讓人看完後根本沒有想討論的感覺。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