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宋曉明Cheers雜誌第12期 2001-09-01 圖片來源:宋曉明
創作是一種詮釋生命的方式,有人以文字表達,有人以影像展現,我用畫花串連童年與今時,留住記憶深處的永恆…

上小學的前一年,每天一大早我都會跟著媽媽騎著鐵馬上工去,也許她是怕我一個人在家不小心掉進水缸裡,或是玩火柴把房子給燒了,所以總是將我緊緊地拴在她的身旁。

進入美麗花世界

我的童年大部份是在工廠旁那一大塊荒廢的空地上度過,別小看那塊有三座籃球場大小般的空地,我所累積對植物的常識及經驗,甚至日後對於品嚐果實的甜度、色澤與水份的自信可都是由此而來。

空地的四周堆積了許多廢棄物,大部份是大理石塊,置身其中彷彿一座堅固的堡壘,各種不知名的野生植物,自石縫間竄出而蓬勃發展,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種會結出暗紫色果子的植物,它的高度約五、六十公分,果實的大小約為玻璃彈珠的三分之一,甜中帶酸,酸中帶甜,在陽光下就像一顆顆紫色的珍珠,散發出誘人的色澤,我已不記得結成果實之前曾經綻放或白或黃的小花,印象中只有它的滋味,應是當時的視覺記憶,不如味覺的經驗吧!

畫花初體驗

第一次畫花是在一群工作中的歐巴桑腳邊開始的。春夏季節我喜歡在草地品嚐甜果,認識各樣植物,到了十二月,植物都進入冬眠期,我只得在工廠裡消磨漫長的時間。當時因為是按件計酬,所以媽媽們在工作時都充分把握時間,右手緊緊握著沉重的電動刻刀,一個個描著馬車、花朵圖案的大理石煙灰缸在左手流轉,而嘴巴也沒閒著,「嘿!妳先生昨暝去賭是贏多少啊?」「聽阿娥說隔壁阿喜囡查某跟人跑了!」「我跟妳講喔!不要再向別人講是阿娥報我知......」對我而言,那些風花雪月是不可預知的未來。

她們一面工作,一面開講,當中還可以感受到一股競爭的暗流洶湧著,通常小孩子的學業成績最容易拿出來「立決高下」。談笑間,一朵朵牡丹層次分明地在手中的大理石瓶上綻放時,真是教人讚嘆不已,有時因為偶爾的失誤,多刻了一條弧線,她們總可以輕易地讓那一條弧線成了另一朵花,我對其之崇高敬意更不用說了!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