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丘美珍Cheers雜誌第11期 2001-08-01 圖片來源:王竹君
美國建築師路易斯.康(Louis Kahn)說:「光!光是什麼?光是影子,光必須藉著影子顯現。」手拿繪圖尺的小說家阮慶岳,在文學中,找到了他生命中的光。他說,「我描寫陰影,因為只有陰影可以忠實地呈現出光明。」

雖然出過一本小說集,但阮慶岳始終與台北的文藝圈十分生疏,沒有交集。直到他在一次畫展的場合中意外遇見一個重要的讀者:資深作家七等生。七等生後來看過《紙天使》,在一篇評論中對其中的那一篇以小男生與成熟女生之間追尋幸福之旅的「曾滿足」所表現的成熟的美大加讚揚。

此後,他在專業寫作的路上有了一個可以對談的前輩。每次他完成一篇小說,就寄給七等生,他與七等生透過書信及電話,反覆討論文學的藝術,七等生一直提醒他,一個好的作家,必須超越時代的限制,才能寫出經得起歷史檢驗的作品。「他(七等生)寫作寫了30年,他也不計較,就是不慌不忙,看得久遠,」阮慶岳在語言中透露出對這位文學先行者的欽羨。

將台北寫成詩一般的城市

除了小說,他也寫建築評論。他的新書《新人文建築》,介紹台灣13位正值壯年的建築師(包括登琨豔、陳瑞憲等),及他們的作品,把建築設計的精神以詩一般的文字表現出來,讓人不禁詫異建築與詩篇居然有如此相似的結構。

得到台灣文學獎首獎的「光陰」一文,阮慶岳在文字裡將台北寫成一個詩一般的城市,令評審大為激賞。文章開頭提到,「光陰約我黃昏前上陽明山洗溫泉,他說要在下班的人現身前出發。車子蜿蜒上山時,我見到山下的路燈像串珠般一顆顆亮了起來。」

得到散文獎,會使得他未來在文學領域中選擇散文嗎?阮慶岳很肯定的說,「我還是選小說。因為散文創造不像小說那麼自由,而且散文受限於單一概念表達,容易流於虛假。」

最近兩年,他似乎在醞釀著第二次出走,從建築走向文學。他認為建築受限於環境、景氣、業主,能夠自主的空間有限,而文學的創作卻是操之在我。他的建築生涯在去年適逢籌備多時的九九峰國家藝術村工程停擺,而使得他進一步思考自己未來的人生。

回顧過去,阮慶岳認為,自己這兩年在文學的轉變很大。人到中年,重新看自己,他覺得在本質上他更近文學,「所以未來我說不定會給文學多一點時間,對文學認真一點,而在建築上輕鬆一點。比如說,一周裡面有四天是建築時間,三天是非建築的時間。」

期待擁有完整閱讀時間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