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丘美珍Cheers雜誌第11期 2001-08-01 圖片來源:王竹君
美國建築師路易斯.康(Louis Kahn)說:「光!光是什麼?光是影子,光必須藉著影子顯現。」手拿繪圖尺的小說家阮慶岳,在文學中,找到了他生命中的光。他說,「我描寫陰影,因為只有陰影可以忠實地呈現出光明。」

以文學作為專業,將是一條寂寞的長路,他有自知之明,「在文學上我還在養成階段,也許經過五年、十年,我在人生哲學、文學技巧上都有精進,真正的成熟期才會到。在現實上,我是靠建築過活,但未來希望給文學多一點時間。」

阮慶岳目前最大的希望是能有時間旅行、寫作。他現在在看日本戰前的小說家的作品,但只能用睡前破碎的時間來看,「有些大部頭的書是不能這樣看的,例如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就需要完整的閱讀經驗,才能體會其中意境。現在很希望能有獨立的時間及空間,比如說去旅行,脫離我的慣性,把我推到邊緣,那時候的我思考會比較敏銳。過去我的小說中有三分之二的故事是跟旅行有關。」

隨著華人經濟圈的熱絡,阮慶岳看到城市與菁英階層交互激盪所醞釀的人文主義正在台北出現,未來這個新興的華人文藝復興運動,將在世界舞臺上取得發言權,華人的書寫時代即將來臨。他認為,華人文學,如同建築,將在人類的文明中留下記憶。

「曾滿足」一文中,最美麗的段落觸及每個人心目中迷濛幸福:

「他們因此可以買得起一間小巧的房子,從荒瘠的後院可以看出去整個沙礫的沙漠以及遠處紅色的山落。院子有幾棵橘樹,在冬末結了滿樹的橘子後,會開始開出白色小小幾乎不可見的花,這白色的橘子花入夜後彌漫出一種無法消失的香味。他們喜歡把所有的門窗打開,任橘子花香浮入寢房,整個城市此時在月光與橘香中有如夢境。」

十年後,也許建築的阮慶岳漸漸淡出,但在光影交界處,一個文學的阮慶岳正站在亮處,用筆為更多人找尋幸福的夢境!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