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藍麗娟Cheers雜誌第10期 2001-07-01 圖片來源:蕭世英
下午2點鐘,台大醫院舊大樓腫瘤科門診。

由於工作時間固定,可以正常時間上下班,所以,7年前,陳錦燕結婚生子,決心從護士轉為研究護士,終於擁有正常的家庭生活。

愛心與耐心

為了讓試驗結果更精確,確保試驗時程不拖延,研究護士比起一般護士更需要有良好的人際溝通技巧,比如信任感、耐性與細心。

病人一旦同意受試,期間的所有醫療費用,大多由藥廠或生技公司負擔,「如果不耐心、細心照料病人,不給病人信賴感與安全感,病人很快就會跑掉,藥廠又要重新收病人,」基亞生技臨床試驗協理林慧華說。

事實上,研究護士從收病人開始,長期、密集照料病人,比如幫病人掛號、付醫藥費、做檢驗、長期追蹤病情變化,比病人家屬更關心病情,所以,病人很信賴研究護士,雙方很容易成為好朋友。

陳錦燕之前在長庚醫院作肝病臨床試驗時觀察,有時候,病人有些話不敢坦白跟醫師說,怕被醫生罵,比如想嘗試偏方,就會先跟她說,這時候,陳錦燕就會耐心的勸病人。「看到病人好了,進步了,就很高興,」陳錦燕說。她在長庚作的肝病臨床試驗新藥,後來成功上市,幫助不少病人,也令她雀躍。

因為互動頻繁,研究護士比一般的護士更涉入病人的病情與家庭。

過去7年,陳錦燕在長庚作肝炎新藥臨床試驗時,最擔心的是病人從肝炎轉為肝癌。現在在台大作肝癌新藥臨床試驗,病人往往是癌症末期,無藥可醫了,因此,她最擔憂的是,萬一病人因為病情的發展,而有什麼三長兩短,自己會很傷心。所以,她戰戰兢兢,壓力很大,不斷調整心態。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來當肝癌新藥的研究護士?

「我真的希望在我手上會有治療肝癌的藥出現,可以把病人治好,」坐在台大醫院臨床試驗中心研究室,陳錦燕堅定的說。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