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孟儀Cheers雜誌第7期 2001-04-01 圖片來源:王竹君
提起張忠謀,大概沒有台灣人不認識他;而在台灣花卉產業界,也有這麼一位經歷與成就堪與張忠謀互相輝映的人,他就是台灣花卉生物技術公司的總經理——朱耀源。

因工作地點與東京大學距離3小時車程,有3年的時間,他每天早上搭5點鐘的火車,8點鐘到校上課;下後課,再搭3小時火車回去工作,徹夜地做研究工作。「我在車上睡覺,所以每天通車來回共6小時,就有6小時的睡眠時間。」朱耀源說。

這麼苦的日子,換做一般人,早就放棄了,但是他卻笑著說,「人一睹氣起來,也不太容易放棄!」

除了唸書、做研究,朱耀源做起事來總是卯足全力、勇往直前,所以不論他到哪家公司工作,總是很快能獲得拔擢升遷。

民國50年左右,朱耀源到美國接觸最流行、最先進的植物基因遺傳工程。這時,他開始希望找一種作物,「是對人類有幫助的、能帶來快樂、令人覺得easy的,所以就選擇了花卉產業。」

Ball是世界知名的花卉公司,也是具百年歷史的家族企業,起初,朱耀源進入Ball,負責研發與技術部門,後來很快成為開發新事業體的副總裁,負責投資與創立新公司。

「我不會預留什麼東西來保護自己。所以我投入工作的心力,往往比別人更多。」朱耀源總是將自己的所知所學,毫無保留的投注在研究或工作上,所以在每一個階段,都能表現得很好。

除了努力,敢放手一搏的狂人性格,使朱耀源經歷了許多「從無到有」的草創經驗,開始擴展自己的事業版圖。

將一家白人公司重新整頓,再重新雇用一批白人團隊,這真的是朱耀源遭遇過最大的挑戰。

狂人性格轉戰商場

因為他放著Ball的副總裁不做,卻接手了一家宣告破產的Twyford花卉公司,卻只是因為「我很想要試試,將快要沈下去的船拉上來的感覺,」朱耀源相當肯定自己當時的動機。

接著,他一口氣解雇了一堆人,最高紀錄在一星期內解雇了27位博士,引起很大的反彈。

炒人魷魚很痛快,但究竟該採取白人團隊或華人團隊這件事,卻讓朱耀源傷透了腦筋。雖然用華人,比較好溝通、做事比較方便,最後他卻選擇了白人團隊。

「後來,我把民族意識壓抑了下來,因為那是一種妥協,怕困難的妥協、方便自己的妥協,對企業未必最好。若要做到企業國際化,白人團隊還是比較好的選擇,華人團隊的視野可能較受侷限。」因此,在兩百多位員工中,看起來長得像華人的,只有兩位。

果真,八、九年後,朱耀源就把Twyford整頓得漂漂亮亮的,賣給了日本麒麟公司,並持有一些股份做紀念。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