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孟儀Cheers雜誌第6期 2001-03-01 圖片來源:邱瑞金
工程師既然號稱是陸上的船員,工程師的太太們,自然也得過著看海的日子,一肩挑起顧家育子的重任。

捷運局北區工程處第三公務所主任張裕興表示,工程師不是娶老師就是娶護士,因為這兩種職業比較能顧家、帶小孩,而他的夫人就是國中老師。

國道工程局第三區處處長曾大仁的夫人劉佩玲,是台灣大學應用力學所教授;副處長黃治的夫人王琳,則是中原大學心理系副教授。

「婚前媽媽告訴我,只要不嫁給軍人就好,嫁給工程師好像還不錯。結果想不到工程師比起軍人,好不到哪裡去。」王琳笑著說。

「先生很愛我,可是工作第一,這是我婚後最大的體認,」王琳說,「每次颱風天,黃治一接到電話,都不管家裡,反而往工地衝。有一次颱風,家裡漏水漏得像瀑布,他打了一通電話回來關心家裡,我告訴他家裡像瀑布一樣,他哦了一聲就掛掉了。」

風雨平靜後,黃治回家了,王琳調侃他說,「你簡直像大禹一樣,黃治居然回答我,他真的有經過家裡一次耶!」聽得王琳又氣又好笑。

一天一封信,感覺被需要

「我的家」那篇作文也是王琳家鬧的笑話,她表示,「別人家常常會有父母管教不一致的問題發生,我們家不會發生,因為只有我一個人管教小孩。」因為先生與家裡比較脫節,在家若不知前因後果而責罵孩子時,王琳就得趕快扮演起兩面好人的居間角色。

學心理的王琳認為,先生的工作環境很惡劣,「以前他的工寮是鐵皮屋,冬天洗澡還要塞報紙,都什麼時代的人了,還過這種貧乏單調的生活,」所以王琳堅持要強力地讓黃治感受到家庭的溫暖。

所以王琳刻意地經營家庭關係,「從認識黃治起,我們是情書變家書;後來電話普及了,就通電話。以前一天一封信,有時他在回家的途中,還陸續收到信。我覺得這不是負擔,即使信上只有幾句簡單的話語也沒關係,因為我就是要讓他覺得,我們需要他。」

劉佩玲和王琳都認為,這和人的個性也有關,有的太太就是受不了這種煎熬,無法獨立,所以她們也看了很多婚姻出現危機的例子。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